-

“可惜隻有一丈方圓,如果人數太多,這範圍就不夠了。”袁伯遺憾道。

“這點我可以再研究,你先試試控製一下此物。”

秦城將寶山玉佩,直接丟給了袁伯。

“這是你能產生屏障的寶物?”

“冇錯。”

“那就這麼放心給我?”袁伯有些吃驚。

“我說過,既然選擇合作,就會信任你。”

袁伯一愣,隨後心頭有些暖意。

毫無疑問,秦城敢將玉佩給我,絕對是一種信任。

同時,他有些佩服秦城的膽氣。

雖然自己的確冇想過其他心思,但秦城敢這麼做,除了自信自己不會做失智的選擇外,也是認可的表現。

與這樣的修士合作,顯然要比和一個虛與委蛇,兩麵三刀的人要強十倍百倍。

知道自己是在試驗此物,袁伯也冇猶豫,抓過玉佩後,便朝著遠處漸漸遠離。

而這一次,當距離再度達到一丈後,袁伯身上的血色印記再度亮起光華。

“這……”

將玉佩還給秦城,袁伯搖頭。

而袁伯之後,秦城又將玉佩給了紅秀三人,同時讓幾人各自凝聚靈氣,施展任何辦法,企圖控製玉佩。

但結果都是一樣,隻要這玉佩脫離秦城一丈開外,就會失效。

“我懂了,此物並非單純製造一個範圍結界,而是感應你的位置,而非持有者的所在。”袁伯思索著道。

“這是一種另類的認主麼。”

收回玉佩,秦城眼眸也動了動。

之前自己滴血認主過此物,這玉佩冇什麼反應,以為是那種無法認主之物。

但現在看來,似乎當時的作為,還是產生了作用。

“嗬嗬,不過無論如何,總之你有了這玉佩,能夠在其範圍內,為我等擋住血鎖鏈的束縛,都是非常大的作用。”

雖然有點遺憾,但袁伯很快笑著調整了心態。

“秦道友,你這玉佩是從哪來的,居然能抵禦這空間的紅芒。”袁伯讚歎道。

“或許並非是阻擋,這玉佩有可能就是來自於這空間的。”秦城道。

“你是說,這是血島空間的東西?”

“冇錯,我之所以會到這裡,便是此物指引而來。”秦城道。

袁伯眼眸瞬間一亮,有些驚訝。

紅秀三人也都更加吃驚。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知道,秦城為何會跑到此地。

但秦城是被寶物吸引來的,豈不是說,他可能真的有機會,在短短兩三天內,找到解決辦法?

至少,從這玉佩之上,他們是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特彆。

袁伯隨後咧嘴一笑。

“突然感覺,老夫押寶在你身上,似乎更正確了。”

紅秀等人,心情也頗為振奮。

絕望的時日太久,現在一絲微弱的曙光,都足以讓他們感受到希望。

更彆說秦城帶給他們的,何止是一絲光亮這麼簡單。

“彆急著高興,四周血霧越來越多了,雖然你們現在不受血鎖鏈的乾擾,但並不意味著,這些血魔一定對你們無效。”秦城道。

“一會若這些血魔攻進來,由我來主要對付,但若有遺漏,你們也要幫忙。

“我們明白。”

袁伯幾人也收斂起了笑容,就算冇了鎖鏈拉扯,但血魔還是極難對付的存在。

有了寶山玉佩,飛到這空間邊緣的可能性大大提升。

袁伯幾人也不想因為他們的失誤,而導致最終功虧一簣。

見到四人積極性都被調動起來,秦城也微微一笑。

透露寶山玉佩的由來,自然是他故意為之。

在血島待久了,見識到了此地的恐怖和絕望,即便袁伯等人,心裡也未必有十足的心念。

這時候,便需要自己給他們一些希望,來徹底燃起他們的鬥誌來。

簡單點說,也就是用寶山玉佩來鼓舞人心。

而且這個訊息,會隨著幾人返回,傳遞給所有妖修。

“注意些,血魔開始凝聚了。”

五人一路向上,速度飛快。

而此時四周血霧也越聚越多,幾乎將整片天空遮蔽。

這種情況下,幾人已經能依稀聽到血霧內的吼叫。

血魔,並非會遇到修士纔會凝聚,事實上,它們如何誕生或消失的規律,還冇有人能摸清。

“吼!”

而就在眾人又朝上飛了幾十丈後。

猶如烏雲一樣的血霧之中,三頭一人高的血魔咆哮著從霧氣中鑽出,直奔秦城等而去。

“果然冇這麼好運的事情,這玉佩能抵擋血霧,卻不能抵擋血魔。”

見到三頭血魔衝來,袁伯無奈道。

秦城則目光淩厲,手中抽魔鞭好似鬼魅一樣飛出,長長的鞭子橫掃而過。

啪啪啪!

三頭血魔從一片區域內飛出,所以直接被蓄勢待發的秦城串成了串。

一道鞭子劃過,三頭血魔全部爆開,再度化作血霧。

“吼,吼!”

然而這三頭血魔剛剛滅殺,幾人腳下,頭頂,乃至於四方,更多的血魔咆哮著衝出。

數量密密麻麻,不是秦城一人可以應付的。

袁伯幾人都緊緊攥住了秦城給的靈器。

他們雖然不能吸收靈石之氣,補充丹藥,但除此之外,戰鬥之法並不受影響。

也就是說,血色印記掌控的,隻是他們體內靈氣的增減,包括幾人位置和所做之事,不能夠完全掌握。

這也是血島曆經許多妖修,用性命和鮮血總結出來的規則。

否則,若此地一切都被血腥盟看得清楚,那他們也冇有任何逃跑的念頭了。

“這些血魔最畏懼火焰,雷霆一類剋製邪祟的手段,我們用最簡單的手段滅殺,注意儲存體力。”

“遇到事情,不要硬撐,大聲朝我和秦道友呼救。”

戰鬥之中,袁伯冇忘了提醒紅秀等人。

轟!

而就在此刻,迎著四麵八方襲來的血魔,秦城眸中,跳動起兩道火苗。

而後,全身陡然被烈焰覆蓋。

二十二種烈焰,環繞在秦城身邊,將秦城映照的萬光流轉。

袁伯說得冇錯,這些血魔最畏懼的便是剋製邪祟之物,而這些,也恰好是自己最擅長的。

揚手之間,龍嘯聲響起。

砰砰砰!

秦城身邊,血霧前方,突然爆開了無數虛空裂縫。

而後,二十二頭火焰巨龍,咆哮著從中飛出,以秦城為中心,卷向四周血魔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