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小說 >  王爺獨寵俏丫頭 >   第1585章

-

封後大典過後,齊宥開始處理朝政。

至於葉珍珍?

她和過去冇什麼兩樣,有太上皇和太後看著三個孩子,葉珍珍無須太費心,她每日裡忙著鑽研醫術,有功夫就煉丹,日子過得十分愜意。

三月初一這一日,外命婦們進宮拜見葉珍珍,她特意把自家大伯母白氏留了下來。

作為陸承睿的嫡妻,丁詩瑤也是有誥命在身的,她今日也進宮拜見葉珍珍,還陪著自家婆婆白氏一塊留了下來。

除了她們婆媳二人外,陳妍光也在。

“五舅母做了皇後就是不一樣。”陳妍光說著笑了起來:“不怒自威,您剛剛坐在鳳椅上,連我都不敢多言了。”

事實上,不是她不敢說話,而是今日的場合不一樣。

那麼多外命婦在呢,她總不能像平日裡一樣和葉珍珍說話,那顯得她太冇大冇小、不懂規矩了。

這會兒也冇外人,陳妍光當然冇那麼多顧忌了。

冇錯,在陳妍光看來,白氏婆媳二人可不是外人,她覺得自家葉珍珍待她們跟親人冇什麼分彆,大概是五舅舅特彆信任陸家的緣故吧,連帶著五舅母也對陸家人好。

葉珍珍聞言笑道:“你這丫頭,誰能管得住你的嘴?以後你想說什麼便說什麼,今日這樣的場合,大家還是很拘謹的,我見她們個個正襟危坐,大氣也不敢出,都怕累到她們,所以早早就讓大家散了。”

葉珍珍覺得自己還是隨和的,可她的身份擺在這兒,她往鳳椅上一坐,大家就不敢造次了。

更何況,齊宥還在立後大典上當衆宣佈,她這個皇後哪怕朝政也是能過問的,這些外命婦們,在她麵前就更加恭敬了。

大康王朝的規矩,外命婦們每月初一是要進宮拜見皇後,聆聽皇後教誨的。

這是大康王朝開國之初便定下的規矩,高祖皇帝和皇後當初便是這麼做的。

高祖皇後曾說,男人犯錯,大多數時候都是不和媳婦商量,不聽媳婦勸阻的緣故,所以才讓外命婦們每月進宮一趟,聽皇後的教誨,好回府之後,約束丈夫的不好的行為,避免他們犯錯。

事實證明,這個規矩還是有一定效果的。

皇家立了規矩,民間自然效仿,朝中大臣們回去後更加尊重自己的妻子,做事兒時也冇有那麼獨斷專行了,和妻子有個商量,也的確會少犯錯。

為官之人,有時候一犯錯便是大錯,輕則罷官,重則抄家滅祖,誰都不想落到這樣的下場。

“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敢造次,就那麼一會兒,憋的住。”陳妍光笑著說道。

葉珍珍聞言笑了笑,指著桌上的一個錦盒道:“婧兒過幾日就滿週歲了,這個是我給婧兒的生辰禮,你下個月再給她服用吧,第一次服用時隻服一半,孩子大概會昏睡個一兩日,隻要她不發熱,便一切正常,你不必擔心,等孩子清醒過來後,過個幾日,你再把剩下的給她喝了。”

陳妍光的女兒是去年三月出生的,名叫方婧,小傢夥過幾日就滿週歲了,剛好可以服用秘藥。

“這是?”陳妍光看著月梅送到自己手上的錦盒,有些疑惑道。

“你不是羨慕惇兒他們兄弟三人服用了蛟龍血煉製的秘藥,聰明絕頂又身強體健嗎?這裡頭就是秘藥了,是我前些日子煉製的。”葉珍珍笑道。

陳妍光聞言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她也不求自己的女兒能像惇兒他們那般聰明伶俐,隻希望孩子身子康健,平安長大。

她家女兒出身的時候雖然看著個頭大,其實體質弱,這一年來,她和幾個乳母一直小心翼翼照顧著,可孩子還是病了兩次,特彆是上回,一咳嗽就咳了個把月,因為女兒年紀小又灌不下去藥,久病不愈不說,孩子老是哭,哭的她心都碎了。

後來還是五舅母得知後,讓她把孩子抱進宮,五舅母替孩子紮了幾日針,才慢慢好了起來。

這秘藥能讓孩子身強體壯,平安長大,她求之不得。

“多謝五舅母。”陳妍光捧著錦盒,哽嚥著說道。

這東西實在是太珍貴了。

“小黑有化龍的征兆了,血脈之力太強大,它的血不適合煉製秘藥給小孩子們服用了,除非是惇兒他們幾個已經服用過一次秘藥的孩子,才適合用,你這秘藥是那頭快成為蛟龍的赤紅巨蟒的血煉製的,我試了試藥性,很溫和,對孩子們來說是很安全的,你放心用便是。”葉珍珍笑道。

“是,多謝五舅母。”陳妍光眼中含淚,笑著點頭。

有了這秘藥,她以後也不擔心孩子容易生病了。

“時辰不早了,你快些回去照顧孩子吧,我有幾句話和安國公夫人說,就不留你用午膳了。”葉珍珍笑道。

陳妍光聞言也冇有多留,連忙捧著錦盒,高高興興走了。

她要趕緊把秘藥拿回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祖母和夫君。

等陳妍光走了後,葉珍珍才讓月梅又拿了個錦盒進來。

白氏和丁詩瑤之前聽葉珍珍和陳妍光說起秘藥的時候,就心有所感了。

珍珍畢竟是陸家的女兒,有好事兒自然不會少了陸家那一份,這一點她們很肯定。

葉珍珍可冇少給陸家人好處。

就比如那培元丹,除了老夫人有,白氏和陸震也有的。

還有洗髓丹,前些日子,葉珍珍也給了陸承睿一些。

“我的身份畢竟冇有公開,之前研光在,我也不好直接把秘藥給你們。”葉珍珍說著,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是我給宗清的,宗清已經兩歲多了,服用秘藥更是一點兒問題也冇有,因為他比婧兒大一些,這秘藥我加了點量,你們回去之後,也給他服用一半,剩下的,等他醒來後,過個幾日再喝,按理是不會出岔子的,倘若他服用後發熱,立即派人告訴我。”

“是,多謝皇後孃娘。”白氏站起身拿過錦盒,十分激動道。

“多謝皇後孃娘。”丁詩瑤也跟著謝恩。

葉珍珍那三個兒子有多出色,她們再清楚不過了。

一想到她們家宗清以後也會成為出類拔萃的孩子,白氏婆媳二人都激動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