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人常言,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葉小凡的語氣當中充滿了感慨,對著眼前的解飛豪緩緩說道:“將軍應該清楚,即便是一座再強大的堡壘,可若是當它的內部開始出現了問題,哪怕這個問題在他人看來是多麼的微乎其微,並不算是什麼大事情。”

“但要是因此放任不管的話,也會在一步一步的微小積累之下,逐漸演變成足以影響整個王朝大局的災難,就像是”

“今日的軍械庫一樣”

也許放在往常,南墨軍中火器彈藥源源不絕的情況之下,軍械庫裡的那些冷兵器無法對屬於南墨的戰局造成什麼較大的影響。

正所謂,火器一出,誰與爭鋒

可是現在,解飛豪等人被西域大軍困守於千岩城內,相關的資源補給路線被對方完全切斷,火器彈藥正處於用一點,便少一點的艱難境地,此時此刻,為了節省彈藥的使用,冷兵器便處在一種相當重要的位置上。

而那些軍械庫守備平時造成的影響,也終於在此時顯現了出來

“像他們那些貪逸惡勞之人”葉小凡的聲音很冷,言語當中的厭惡感更是毫不掩飾的明顯,“居然會破天荒的全體主動開始修複起那些損壞的兵刃,表麵上看起來像是悔過改新,可是實際上,他們的這種舉動隻代表了一種可能。”

“那就是軍械庫裡的完好兵刃”

“已經不多了”

此話一出,頓時便如驚雷霹靂一般於在場眾人的耳邊炸響,幾乎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副驚駭無比的模樣,他們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

否則,又怎麼可能會聽到這麼一番話

“會不會太過誇張了,”人群當中,有人滿臉懷疑,提出了不同的意見,“說不定是如今的戰事太過緊急,讓那些軍械庫的守備感受到了危險,所以才一反常態,開始積極地修複損壞的兵器。”

“這也不是不可能吧”

“對啊,說不定就是這樣呢”

“雖然你的猜測確實有點道理,可未免也太過絕對了,如果僅憑這種一家之言,便給那些守備定罪的話,恐怕會動搖咱們將士的軍心啊”

“是啊,將軍”

幾乎在一瞬間,人群當中就像是炸開了鍋一樣,議論紛紛,喧囂滿盈。

有不少人更是直接站了出來,並不認同葉小凡對於那些軍械庫守備的指控,他們更是為此拿出了軍心一說,想要阻止對於那些軍械庫守備的懲罰。

對於這些人站出來反對的原因,葉小凡的心中看得清楚,可他卻是不發一言,冷眼旁觀,因為他明白,有人自然會站出來駁斥這些傢夥。

果然,就在眾人的議論聲越發高漲之時,站在一旁的解飛豪開口了

然而,讓在場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解飛豪的態度卻是異常的強硬

“軍心什麼是軍心”

隻見解飛豪的臉上掛起了幾分譏諷的笑容,看向那些站出來反對的人,用一種緩慢卻又不容置疑的聲音說道:“難不成在你們的眼中,隻有維護那些搜刮銀錢,能夠給你們提供利益的老爺兵,才叫做收攏軍心”

“那你們置千千萬萬,正在為南墨帝國出生入死,渾身浴血的將士們於何地”

隨著解飛豪的聲音落下,原本喧鬨的人群刹那間寂靜了下來。

瞧見自家將軍這副模樣,絕大部分的人都很明智的閉上了嘴巴,不敢再鬨騰了,唯有少部分人,依舊在不停的辯解著。

“將軍,話也不能這麼說”

“誰知道這小子說的是真是假”

“咱們也不能聽信一個人的話吧”

然而,解飛豪早就料到了這些人會這麼說,直接大手一揮,劍鋒指天,朝著自己身旁的親衛隊命令道:“你們現在就去軍械庫,查明其中完好的武器數量,返回的時候順道把那些守備給我帶過來,本將軍有話要問他們。”

“是,屬下明白”

作為專屬於解飛豪的親衛隊,自然事事都要以解飛豪的命令為主。

隻見親衛隊長符正應聲答道,帶領著一批親衛轉身離開了。

“本將在這裡告訴你們,這一次的事情我絕不會輕放,一旦被我查出葉小凡所說的軍械庫之事屬實,不但是那些負責管理軍械庫的守備要受到軍規處置,就連你們當中,參與了此事的人都要一同受到處罰。”

“我要告訴你們,現在咱們所處的已經不再是曾經的西元帝國了,若是有誰還敢將當初在西元軍中使用的那點小動作,放在如今的南墨大軍當中,那就休怪本將軍不念昔日的袍澤之情”

“希望你們都給我記清楚了”解飛豪的神態狠厲,言語當中更是不留情麵。

在這支南墨先鋒大軍當中,絕大部分的將士都是由原先西元帝國戰敗的大軍收編而來的,也就是說,這一批人除了名字換成了南墨帝國之外,其中的人員組成和原先在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