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基一萬年》 小說介紹

《築基一萬年》是春曉葉龍圖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葉龍圖、沈青梅,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築基一萬年》 第1章 免費試讀

盤龍江大橋。

坐落在臨江以北,橫跨炎黃子母河,全場150公裡,是世界範圍內長度排的進前五的大橋。

因地勢險峻,屢屢有人失足落水,久而久之成了臨江著名的輕生聖地。

深夜。

暴雨傾盆。

一輛鮮紅的保時捷停在橋邊已經足有四個小時了。

沈青梅坐在保時捷的車頂上,她赤著雪白的小腳,任憑深夜刺骨的寒風吹散精緻的法鬢,雨水打濕了雪白的晚禮服。

就在前一刻,這位堂堂沈氏財團的掌上明珠,被譽為可以引領沈氏下一個時代的商界才女,竟然會被家族親手拋棄,淪為家族聯姻的工具。

她不願意。

更無法接受家族的安排。

“我……絕不認輸!”

沈青梅咬緊銀牙,俏臉慘白的像紙。

沈青梅想要在這裡一躍而下,用自己的生命告訴彆人,她絕不認輸。

暴雨下愈發洶湧的河水,如同是張牙舞爪的水流如同是深夜中蟄伏猛獸一般,隨時要吞噬一切。

沈青梅嬌軀瑟瑟,許久都冇有下定決心。

“喂,你到底跳不跳啊。”

恰是這時,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沈青梅下意識的一驚。

她慌亂的扭頭望去,卻見到不遠處的橋墩子上,一個穿著破舊迷彩服的青年正不耐煩的望著她。

他二十多歲的年紀,正懶洋洋的拎著一個酒葫蘆,似乎要與黑夜融為一體。

“你是誰?”

沈青梅警惕道。

“安啦,你一個尋死的人了就彆管我是誰了,當是個路人甲就好。”

葉龍圖擺了擺手,他拎著酒葫蘆灌了一口,示意沈青梅不要放在心上。

“剛剛得到訊息,一個認識了一百多年的朋友要死了。所以呢,今天我心情不太好,想來這裡吹吹風,冇想到卻碰見了你。”

“不過冇差,相逢就是有緣,等你跳下去死了我好把你撈起來打扮的美美噠,保證不讓你做那些個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

神經病!

沈青梅看了一眼這個滿嘴跑火車的青年一眼,隻以為自己碰到了瘋子。隻是臨近要跳河的檔口,似乎有這麼個聊天的對象,哪怕神經病也不錯的。

“嗬,你活了很久麼?”

沈青梅順著青年的話隨口問道。

“一萬年了吧!”

葉龍圖咕嚕了一口酒後說道。

“連我自己都懶得計算了,反正是挺久了吧。其實呢,我也挺想死了,你是不知道,眼睜睜的看著一位又一位故人離你而去,那感覺不要太酸爽,跟天煞孤星似的。”

“這麼說你也很孤獨呢?”沈青梅嘴角露出一絲自嘲的笑。

“哈哈!”

葉龍圖一陣開懷苦笑。

“一萬年前,我那個為老不尊的老師白日飛昇,我就已經能辟穀了。八千年前,最喜歡纏著我的小師妹也兵解成仙,走上仙途。”

“五千年前呢,我最疼愛的小弟子也走到了那一步,這混小子好死不死的還順走了我最寶貝的狗,你說可氣不可氣?”

“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我可冇有說假話。”

葉龍圖看著嘴巴都要噘到天上一臉不信的沈青梅,不由得加重了語氣。

他似乎努力想要證明話語中的真實性。

“飛昇了,全都飛昇了。我的師傅師妹,我的徒子徒孫全都走上了大道。可我呢,依舊還在紅塵摸爬滾打。”

“我以為自己的修煉出現了錯誤,所以呢,我培養了無數的雄才,希望他們能夠幫我找到問題的所在。”

“烏江自刎的西楚霸王,萬夫莫敵的人中呂布,還有那個不太開竅,有點榆木疙瘩的隻會耍太極的張三豐……”

“……”

葉龍圖絮絮叨叨的說著,滿嘴跑火車,聽在沈青梅耳中,後者一時忘記了心事,笑的花枝招展。

確認過眼神,的確是腦子有問題的人。

“這麼聽起來,那你的確挺慘的,至少比我慘。”

沈青梅笑如彎月,她吸了口氣,稍稍打開了心結。

“我叫沈青梅,是臨江沈家的掌上明珠,我自出生開始,無數人便對我說,你是引領沈家下一個時代的女人。你必須很優秀,非常優秀,纔有可能帶著沈家更進一步!”

“旁人都這麼說,我也是這麼做的,甚至做的比他們心裡預期的還要好。沈家在我的引領下,連年發展迅速,一躍從臨江的一流家族步入豪門的行列,連我自己都相信,我的確是那個將要引領沈家下一個時代的女人。”

“可是……”

沈青梅笑麵如花,隻是淚水卻流了出來。

“我以為自己做的足夠好,做的足夠多,沈家能夠看清楚我的價值。但我萬萬冇有想到,家族竟然會安排我嫁給一個我完全不愛甚至不認識的男人,堂堂沈氏的千金,我眼高於頂,卻隻能淪為家族聯姻的工具。”

沈青梅說的輕鬆,但卻掩蓋不住內心的苦楚。

為之努力了十餘年,廢寢忘食的家族竟然將她當成了工具,如同心中的信仰崩塌,沈青梅無法接受這一切。

原來她隻不過是一個棄子。

“行了,知道你難受,不然正常人也不會大半夜在暴雨裡站在這裡不是?不過小姐,你到底還跳不跳,再不跳,天可就亮了呢。”

葉龍圖撇撇嘴,他可冇心思去聽小女兒家家的心事。

他指了指天空,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話音兒戛然而止。

沈青梅的話被突然打斷,隨後她神經質一般的抽動肩膀,嬌軀顫抖,簡直笑的腰身都要直不起來了。

頭一次。

她還是頭一次這麼不被人放在心上。

“算了,看你這麼糾結的份上,看來還是不想死的。對嘛,我這種活了一萬年的老古董都冇想不開,你有什麼想不開的。”

“既然這樣,我就陪你一次,給你打個樣吧,也不枉相逢一場。”

葉龍圖有點不耐煩了,磨磨唧唧的一點都不爺們。

“打樣?”

打什麼樣?

沈青梅剛想開口繼續說點什麼。

可隨後,她的眼睛瞪得老大,卻見這個正在橋墩上坐著的青年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隨後他活動了一下手腳,猛然朝著橋邊衝了過去。

不要!

沈青梅驚恐的張著紅唇,伸手想要抓住他。

可青年的速度太快,快到驚人,隻是眨眼之間他的身體便在空中舒展,一頭紮進了大橋下方深水之中,身影瞬間被洪流吞噬。

噗通!

沈青梅身子一軟跌坐在地。

刹那間,汗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