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孩子就夠忙了,她這當媽的還嫌兒子冷落他,要兒子帶著她逛各種景點,搞得兒子一邊跑學校忙學業,一邊跑這邊給他們當導遊,落下的功課隻能晚上補。

他不止一次半夜起來上廁所,還從視窗看到兒子那房間亮著燈。

“咱都來半個月了,住酒店又費錢又折騰阿越,何必呢?還是趕緊回去吧,彆為難孩子了。”

“就你心疼兒子,我不心疼啊?”

吳春芬也是心疼的,可一想到這麼折騰的原因,她就來火。

“你以為我想住這兒,還不是被逼的?要怪就怪你那兒媳婦,心眼比針尖小,容不下我這婆婆,我大老遠跑這兒來看兒子還要看她臉色,住哪兒還得她說了算!”

一說就是一肚子火。

明明朱茯苓不在京城,為啥手還伸這麼長,管到京城這兒來?

還有阿越,就為了不讓朱茯苓不高興,親爹媽就連家都不能回,得在外頭住酒店,這像話嗎?

“你又不是不知道,茯苓不喜歡咱們,非要跟她慪氣,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再說之前乾了那麼多對不起兒媳婦的事,兒媳婦冇慫恿阿越跟他們決裂,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換個心腸狠點的,指不定怎麼報複,她倒好,不知足,還想要兒媳婦以德報怨,做得實在太過火了,兒子女兒都不站她這邊,她還覺得委屈。

“阿越心疼她,纔不想讓她再受委屈,說到底是咱做得不對,再說新時代了,年輕人結了婚就是小家,不跟老人住一塊兒了,咱也不能用老一套來要求孩子,對不?”

“什麼小家不小家的,都是藉口!”

吳春芬可不認這一套。

她就一個兒子,好不容易養得這麼有出息,她還冇開始享福,怎麼忍得了兒子不孝順老孃,跑去伺候彆的女人。

還是個占著茅坑不拉屎,不能生兒子的,那都不算是個女人!

阿越長得好,又能讀書,想嫁他的姑娘得排到**廣場,偏偏是個不下蛋的母雞霸占著阿越,讓程家斷香火不說,她也抱不到孫子。

“咱們程家到底造了什麼孽,攤上這麼個晦氣玩意兒。”

“孩子媽,彆說了!”

程忠良臉色都變了,第一個反應是看兒子在不在。

要是被兒子聽到,又得一陣雞飛狗跳。

幸好這些話最後冇有傳到程越耳朵裡,不然程越得連夜把人送回芒城。

吳春芬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她學精了,在京城半個月,除了要求兒子帶她到處逛之外,冇在兒子麵前提朱茯苓半個字。

所以在表麵上相安無事,程越念著那份親情,也狠不下心把人趕回去。

一天天的跑來跑去,半個月瘦了8斤,下巴都尖了,黑眼圈也出來了。

朱茯苓捧著他的臉,越看越心疼。

本來多俊俏的小夥子,咋被折磨成這樣?

“她口口聲聲說是你親媽,怎麼捨得這麼折騰你?”

程越隻能歎氣。

吳春芬天天說心疼他,趁機說要搬到家裡住,都被他給拒絕了,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鬨得他心力交瘁,才憔悴成這樣。

朱茯苓麵色一沉。

“又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