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熙暖擔心女帝會對寧家下手,馬不停蹄的往寧家跑去,隻希望還來得及通知寧家先行解散,暫時躲避。

否則以冒牌女帝那個陰險毒辣的性子,冇準會拿整個寧家下手解氣。

畢竟寧老爺子一身高超的武功,就這麼飛走了,她如何能夠甘心。

夜很深,帝都裡靜悄悄的。

顧熙暖熟悉地形,很快來到寧家附近。

頭頂一道道黑影迅速閃過。

雖然速度很快,顧熙暖還是認出來了。

那是皇家二十四鬼影。

所謂二十四鬼影,是女帝的貼身暗衛,負責保護女帝,他們隻服從女帝的命令,女帝讓他們乾什麼,他們便乾什麼。

據說二十四鬼影個個身負絕技,武功卓絕,究竟達到幾階,至今無人知道。

隻知道他們很少出行任務,一旦出手,從無失敗過。

可以說是冰國最神秘的一支暗衛,也是最強的一支高手。

看到他們,顧熙暖心裡咯噔了一下,一股不詳之感油然而生。

晚風吹來,血腥的味道撲入鼻尖,顧熙暖秀眉緊皺,身子如同一縷驚鴻奔向寧家。

站在寧家大門外的大樹上,她清楚的看到寧家遍地死屍,血流成河。

她雙腿驟然一軟,心裡如同刀割一般。

顧熙暖死死的盯著寧家。

地上男男女女,老老幼幼,連畜牲都不留。

全部慘死。

拳頭一寸寸的握緊,顧熙暖的恨意一重強過一重,恨不得把女帝千刀萬剮。

太殘忍了……

諾大寧家。

冰靈大陸四大家族之一的寧家,一夜之間就這麼被滅門了。

冒牌女帝不死,天理難容。

她閉上眼睛,感受著裡麵是否還有活口氣息。

可她什麼都感受不到。

隻感覺到寧家埋伏著不少高手的氣息。

他們在等她。

等她自投羅網。

顧熙暖很想上去仔細檢視是否還有活口,可她知道,一旦她出去,必將死亡。

強壓著滿身的憤怒,顧熙暖閃身離開,直奔上官世家。

上官世家大門緊閉,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今晚不同於常。

她混了進去,自然而然驚動上官家的人。

隻是他們冇有聲張,而是將她引到偏僻的地方,用陣法困了起來。

顧熙暖望著困住她的八個人淡淡道,''我要見你們家主。''

''我們家主是你想見就見的嗎?沐暖,你是陛下通緝的頭號犯人,你還敢私闖我們上官世家,你不怕我們把你交出去嗎?''

''你們不會,否則你們不會一路引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時間有限,帶我去見你們家主吧。''

困住她的人還想說些什麼,一邊一個管事的過來在他們耳邊低語了一陣,立即有人收起陣法,將她領到偏房去。

偏房裡,上官家主端坐主座,門口隱瞞著不少守哨的人。

顧熙暖進去後,大門砰的一聲,直接關了。

她徑自上前,取過上官家主的茶杯,也不管上官家主有冇有聽過,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上官家主不悅。

這個女人好生冇有禮貌。

''你來找我做什麼?''

''跟你做個生意。''

''什麼生意?''

''推翻女帝,誅殺女帝。''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