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低吼。

一咬手指,自身之血,彙聚弓弦之上,刹那弓弦滿月,兩道寒冰箭凝之時,暗塵一聲低吼:“給我死。”

半聖低吼。

雙箭沖天。

咻!

咻!

染血寒箭,爆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一對麵前兩大強者。

霸道箭能。

逸散天穹。

慕容蝶眯眼:“若是你是準聖強者,所凝聚出來的精血之箭,我或許是能感覺到忌憚,可惜現在的你,卻是……”

“終究不值一提!”

低吼刹那。

慕容蝶手中鏽刀一晃,隨即一道彌天刀影,以神鬼莫測之能,一落寒箭之上。

轟隆!

那血色寒冰箭影嗡鳴一顫,隨即卻見刀影狠顫。

箭影破碎。

殘存刀能,斬向暗塵。

另外一邊,紫炎斬下,箭影大碎,紫炎之刀,亦是席捲盛天之力,朝著麵前暗塵斬下。

兩大準聖奪命之招,暗塵再難抵擋,罡氣護體總之時,身子一瞬倒飛而出。

噗嗤!

暗塵身子一落毒障之內,雖然此刻站立都成問題,但暗塵卻是仰天一笑:“能拖延你們到如此一步。”

“足矣!”

一聲低吼。

暗塵全身氣息大散,隨著勁氣逸散之時,暗塵那逸散而出的氣息,似乎是和整個毒障完全合併,隨著暗塵之能的注入。

整個毒障都起一層異樣光芒。

如此一幕。

慕容蝶大驚:“可惡,他想以自身之能,幻化毒障之威,半聖強者的所有,足矣將毒障提升一個層次。”

紫炎震怒:“阻止他。”

高原更是早早衝上,可惜此時暗塵卻是仰天大笑:“吾,從來都冇想過,我能抵擋下你們,但是吾能以自身修為,強化毒障。”

“有了我的加持,你們想轟碎毒障,冇有五六個時辰,完全做不到。”

暗塵言語落。

身子炸碎。

登時。

整個毒障光芒大起,一擋高原攻勢。

“可惡!”

高原低吼,卻是冇有任何辦法,慕容蝶亦是皺眉:“暗塵竟然用他的一切,來提升毒障之能?”

“倒是不曾辜負莫寒族人。”

與此同時。

莫寒族人領地之內,隨著毒障光芒大起的時候,所有族人都在此時跪地,齊聲呼喊:“恭送暗塵準聖。”:

“恭送暗塵準聖。”

“恭送暗塵準聖。”

聲聲呼喚,更是眼中含淚,這是用鮮血換來的安寧啊,同一時間,在禁域森林深處,拓跋月同感毒障變化,美眸一瞬大紅:“暗塵叔叔……”

毒障之變。

拓跋月格外清楚,她也知道,楚寒衣在安排暗塵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暗塵的死亡結局。

淩天亦是感覺到詫異,不等他多想,卻見拓跋月轉身狠狠擦拭了眼角淚滴:“我帶你去個地方。”

“哪裡?”

“你來了就知道了。”拓跋月也冇廢話,如果淩天真是內鬼,大不了以自身之血,中斷傳承,絕不能讓族人再有磨難。

淩天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拓跋月,隨即更是跟了上去。

在這密林之間不斷前行,不過半個時辰,淩天就跟著拓跋月,來到了一處怪石嶙峋的石林之內,看著麵前一幕,淩天心中詫異更多:“這是……”

拓跋月麵色虔誠,對著前方石林,尊敬彎腰,隨即轉身,一雙眸子鎖定了淩天,一字一字的說道:“此處乃是我莫寒族人的聖地。”

“莫寒神聖之墓!”

“他們之所以進攻我們,都是因為神聖墓內,有著神聖傳承!”

莫寒傳承?

淩天那波瀾無驚的心,這個時候,也是一下就變得活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