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挺大的,但不及你啊!當初要不是你跟底下的人搞這麼多虧空,也不至於讓餘氏拿不出錢來。”

“是坐牢,還是無償給我。你二選一。”

“哦,對了,也不算是無償。起碼,我還能還你一個宋亞蘭!”

“你為了她花了那麼多錢,她背地裡給你挖坑。這筆賬,是個男人都跟算一算。”

話落,餘詩青掛斷電話,隨手將電話扔到了沙發上。

‘叩叩叩~’

敲門聲跟顧司州的聲音同時響起。

“睡了嗎?”

餘詩青轉身,路過沙發時,拿了一件外套隨意的披在睡衣外。

一開門,就見顧司州手中端著一杯牛奶。

餘詩青接過牛奶,牛奶的熱度隨即穿過她的掌心內。

顧司州看著她一口一口的抿著牛奶,“明天,我要外出一趟。”

“外出?再過三天就除夕了。”餘詩青疑惑,“是公司的事情嗎?”

顧司州搖搖頭,“不是。”

“不是?”餘詩青對這個回答,很是錯楞。

她輕聲追問,“那是……”

“周銘他們追蹤到了,一個黑客。”

顧司州的話剛落,餘詩青握著杯的手一緊。

黑客?

“什麼黑客?骷髏組織的人?”她試探的詢問。

顧司州覺察到她透露出來的緊張情緒,“嗯。”

“哦,需要我陪你一起嗎?”她問。

“不用,你跟孩子在家裡陪著奶奶,一天就回來。”顧司州說完,抬手揉了揉她散落肩頭的髮絲。

餘詩青仰頭一口喝完手裡的牛奶,“喏,喝完了。”

顧司州接過空了的杯子,“早些睡。”

餘詩青點點頭,站在門口看著他下樓離開。

關上房門,立刻拿了手機。

直接給露西去了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一直冇人接聽。

餘詩青心頓時懸起。

剛要放下手機,電話進來。

“你去乾嘛了?”

話落,餘詩青頓時覺得不對。

低眸看了一眼來電,是陌生號碼。

“你哪位?”

電話一頭是冗長的沉默。

“喂~”

她再開口,電話一頭卻直接成了忙音。

電話被掛斷。

餘詩青蹙眉,“是打錯了嗎?”

她再次撥了過去,電話一頭卻顯示已關機。

“剛剛那個電話是誰?”

餘宜美?

還是骷髏的人?

餘詩青攥著手機,隱隱心生不安。

……

第二日,餘詩青醒來時。

顧司州已經離開了顧宅。

“連招呼都不打一聲?”

餘詩青嘀咕了一句。

走下樓,顧老太太正在院內散步。

餐廳裡,隻有顧弈雲一個人。

“奶奶帶著三個孩子在院子裡。”顧弈雲見她下樓,指了指窗外的三個孩子。

餘詩青轉眸,這才注意到正在前院。

顧弈雲喝著牛奶,解釋道,“天氣預報說今天淩晨有雪,孩子們還以為能堆雪人,冇想到根本冇積起來。”

“我哥外出了,你知道嗎?”

餘詩青拉開椅子坐下,點點頭。

“那你知道他是為什麼事情去的嗎?”顧弈雲又問。

“知道,他跟我說了。”餘詩青到了一杯牛奶,拿了一個雞蛋,剝著。

聽到她這麼說,顧弈雲遲疑了下,“我哥,什麼都跟你說啊?”

“嗯,”餘詩青漫不經心的應了應,“昨晚就跟我說了。”

“對了,我正好有事情要問你。”餘詩青突然嚴肅起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