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小說 >  一品佞臣 >   一品佞臣第10章

-

夜影漸深,秋雨砸上芭蕉啪啪作響。

整個燕京恍若一片死城。

唯有安平侯府的西廂裡,燭火搖曳,一名唇紅齒白眼若星辰的少年正頭枕著漂亮婢子大腿,舒服得吃著送到嘴邊的葡萄。

還時不時咬兩口玉指,惹得婢子驚叫連連。

“少爺,你壞死了,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嘖嘖嘖,杏兒,你這麼說,可太傷我心了,來讓少爺看看,胖了冇有!”說著,少年

故意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嚇得小丫頭死死捂緊了自己胸口,一臉警惕,就很有意思。

“想什麼呢,少爺是那種饑不擇食的人嗎?”

“是,廚房吳媽可說了,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李漁啞然失笑。

當即給了小丫頭一個暴栗。

作為一個有著現代知識的穿越者,他還不至於那麼禽獸。

不過誰能想到,他堂堂一個曆史係的高材生就這麼穿了,唯一讓人有點兒安慰的就是他安平侯府小侯爺的身份,和一屋子嬌俏可愛的小婢女。

有一說一,這古人,真特麼***。

“叩叩叩!”

原本李漁還打算再逗弄婢女兩下,可房門被扣響了。

兩人當時臉色一緊。

現在可是子時,他早就吩咐過冇有大事不許打擾,可現在居然有人敲門。

“少爺?”

“少爺?”

“您睡了嗎?”

“外麵,外麵來了兩位禁軍大人,想請您即刻去一趟宮裡!”小廝在外麵說道,聲音都有點兒發顫。

禁軍!

李漁眉頭一擰,示意婢女不要聲張,當即吹滅蠟燭,“有什麼事明天再說,我已睡了,再吵吵,信不信抽你!”

他爹剛去前線跟南越開戰,這大半夜,就有人叫他進宮,要說裡麵冇什麼,傻子都不信。

不過安平侯府掌握著整個大乾三分之二的兵力,他爹更被封為上國柱,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被人忌憚,也正常。

“少爺,您,您還是出來一趟吧!”

“跟你說了不去,滾!”

李漁故意吼道。

“轟——”

可就在這時,正堂那扇雕花木門卻被人一腳狠狠踹著砸到了地上。

兩道身披鎧甲頭戴鬥笠,身上還沾著雨點的人影魚貫而入,一把扯起李漁,那兩對陰冷的眸子仿若鷹隼。

不等他穿衣,便像死狗往外拖。

“少爺!”

杏兒和仆役一看這架勢剛要圍上來。

卻被李漁嗬斥住了,“都彆過來,若一個時辰,我未歸,便讓老秦帶信物,找我爹!”

“不!”

興是想到什麼,李漁突然改口,“若我一天未歸,就讓我爹無論如何都彆回來。”

“恩!”

杏兒當即應承道。

深夜,雨涼,打在李漁臉上格外冷。

他打眼一看,就發現安平侯府早被人裡三層外三層圍了起來,房頂、巷口都埋伏著弓箭手,隻要有人冒頭,絕對射成刺蝟。

而且大街上到處都是身披甲冑,拿著武器的兵卒,有些人手裡還拖幾具無頭屍體。

陰暗的巷子裡時不時能聽到追逐聲,殺戮的慘嚎。

鮮血混著雨水,格外腥臭。

這是輪到自己了嗎?

李漁瞳孔微縮。

他可冇忘,自己那兩個哥哥是怎麼死的。

他大哥李鋒十六披掛上陣,二十滅梁,斬梁少帝,凶名赫赫,卻在行軍途中感染風寒意外暴斃。

二哥李慕連中三元,詩詞歌賦經史典籍一不通,曾被當朝左相,誇有宰輔之才,卻因爭風吃醋與人互毆,死於煙花之地

正常嗎?

不,李漁非常清楚,那是因為他們李家威脅到了皇權,所以,必需得有人死。

可冇想到自己都那麼荒唐敗家了,乾帝依舊冇打算放過自己。

……

暗暗握拳,李漁心中忿忿不平。

君王之榻容不得他人酣睡這個道理他明白。

可他李家勢大卻從未有謀逆之心,皇帝偏偏要趕儘殺絕麼……

他裝作頑劣不堪,就是想活著罷了,如今看來自己那些伎倆真是可笑!

既如此,他必須活著!

隻有活下來,才能和這不公的天下鬥一鬥!

不多時,三人就騎馬,抵達了宮門。

可冇等靠近,城樓一排排弩箭突然就豎了起來,“什麼人,止步,否則格殺勿論!”

城頭守將厲聲嗬道,眼裡殺機森然。

然而兩名禁軍似乎早有預料,掏出一枚令牌,對方居然問都不問就放行了。

李漁不禁有些詫異,可心中更加清楚,拿捏自己的這一步棋,怕是布了良久!

一步步走進皇城內,他的心更涼了一大半。

往日來回巡邏忙碌的宮人今日卻都不見了,昏暗燈光下,那些宮殿猶如擇人而噬妖魔,蠢蠢欲動。

隻有身前禁軍打著的兩盞宮燈搖曳的如同鬼火。

“小侯爺,到了,主子正在等您!”不知過了多久,兩名禁軍突然停下。

指著一座亮著幽光的宮殿道。

“居然不是天牢?”李漁心裡不由嘀咕。

這次,要再死了,還能穿越不。

呸呸呸!

晃晃腦袋,李漁把烏七八糟的心思驅掉,才小心翼翼推開大門。

可剛進去,他就傻眼了。

一道魅惑身影側坐在大殿之上,露出***的半個香肩後背,隱約被宮裝勾勒的身材凹凸有致,十分誘人。

看到這一幕,李漁還來不及欣賞,頓時瞥見那宮裝透出的絲絲血跡。

這女人另一邊肩頭受傷了!

皺眉,李漁剛反應過來,那女人也轉過了臉。

一張魅惑至極卻又帶著幾分威嚴的絕世容顏,讓人恨不得馬上征服!

可李漁卻心頭一涼,急忙跪地行禮。

“草民李漁,拜見長公主殿下!”

冇錯,眼前這女人似乎是當今聖上最寵愛的長公主楚安然。

她未婚夫婿,是左相家公子。

無論怎麼算,她都不是自己能得罪的人。

“小侯爺怎麼不看了,是不好看?”

見此,女人嫵媚一笑,蓮步輕移,來到李漁麵前。

“殿下,草民無意冒犯,還請恕罪!”

開玩笑,在皇宮偷窺公主沐浴,被剁碎了喂狗,都冇地兒說理去。

“無趣!哼!”

眼瞅李漁慫了,女人一張俏臉瞬間從嫵媚變得威嚴,緩緩拉起了宮裝。

與此同時,整個大殿的溫度似乎都降低了幾分。

而離得越近,李漁聞到的血腥味也就更重。

難不成……

能讓長公主受傷,除非是這皇城剛發動了一場宮變!

想到這裡,李漁瞳孔一震,頭卻埋的更低。

“聽聞,安平侯府小侯爺閱女無數,一張仕女圖更是千金難求,要不,你抬頭看看,幫我也畫一張。”

呃!

聽了這話,李漁緩緩抬頭,卻見長公主戴著帝冠,穿著龍袍,麵無表情看著他。

當即神色躲閃,一腦門磕在了地上。

“殿下,草民拙劣之技,哪能入公主殿下的眼呢,今日是陛下召見,不想誤闖進來,既然陛下不在,那臣就先告退了。”

他壓下心頭慌亂,急忙找理由想要退下。

說著便低頭躬身,剛要起身,冷不丁一道威嗬卻驟然響起。

“讓你起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