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胭血一點殺》

小說介紹

《胭血一點殺》男女主角是雲冉齊漠,是小說寫手荼香所寫。精彩內容:雲冉心中一陣苦澀,卻已聽到身後隱隱傳來的馬蹄聲,她神色一凜,立即飄身朝道旁樹叢灌木密集之處掩去。...

冀州城郊數裡之處,雲冉單薄纖弱的身影正在暗夜中穿梭前行。如今大仇得報,她卻已失去了世上最親的人。前路漫漫,又該去向何處?雲冉心中一陣苦澀,卻已聽到身後隱隱傳來的馬蹄聲,她神色一凜,立即飄身朝道旁樹叢灌木

《胭血一點殺》

第2章

免費試讀

冀州城郊數裡之處,雲冉單薄纖弱的身影正在暗夜中穿梭前行。

如今大仇得報,她卻已失去了世上最親的人。前路漫漫,又該去向何處?

雲冉心中一陣苦澀,卻已聽到身後隱隱傳來的馬蹄聲,她神色一凜,立即飄身朝道旁樹叢灌木密集之處掩去。

奔行一陣,便將身後馬蹄聲遠遠甩開,雲冉心中驚異,此時距她刺殺王仁遠不過半個時辰,如何竟已被人察覺,追了上來?

她側耳傾聽,除了林中偶爾幾聲梟鳴,四周仍是一片沉寂,正略鬆了口氣,忽聽身後不遠處傳出一聲輕響,雲冉麵色微變,驀地將右手按於腰間,止住了腳步。

一個低啞的聲音已森然自她身後響起:“雲三小姐,事情既已犯下,如今還想著能逃麼?”話音方落,十餘條人影便陸續從暗處閃出,從四麵將她團團圍住。

雲冉見來人正是帶走她兩位兄長的那群大內侍衛,為首的袁統領當日在雲家堡中頤指氣使,目中無人,現下一雙眼睛卻在她臉上身上來回打量,顯是不懷好意,於是心中更增戒備,右手微微運力,已將纏於腰間的軟劍握在手中。

袁統領見她亮出軟劍,哂然一笑:“當日大爺們都看走了眼,冇想到這麼個嬌滴滴的小美人,竟也是個練家子。”

身旁一人笑道:“這女賊生的倒是勾人,待會須得讓兄弟們嚐嚐滋味。”

袁統領笑罵道:“找死麼你,溫大人點名要的人犯你也敢碰!速去將那妞兒擒住了再說。”

那人抽出鋼刀,笑嘻嘻朝雲冉走去,口中調笑道:“不讓我碰她,又怎麼擒住?萬一我一個不小心,摸到哪裡,袁統領可彆罵我。”

雲冉目光清冷,一言不發聽他們說笑,待那人走到身前一丈開外,身法忽展,手中軟劍驀地彈出,那侍衛猛見麵前一道青光閃動,慌忙側身避讓,卻覺耳畔一涼,左耳已被削去。

眾侍衛知那人武功不弱,竟在一招之間被雲冉削去左耳,均是大吃了一驚,紛紛收起先前對她的小覷之心。

袁統領沉著臉喝道:“大夥兒齊上,速戰速決!”眾侍衛轟然應聲,取出兵刃便上前圍攻。

鬥了片刻,眾侍衛見雲冉手中軟劍如靈蛇般屈縱如意,劍招詭異莫測,顯是得自名師指點,卻絕非雲家堡的武功路數,心中不由暗暗稱奇。但畢竟雙方人數懸殊,雲冉又少了臨敵經驗,出招略顯生澀,漸漸腳步散亂,呼吸粗重,眼看再鬥數招便要不敵被擒。

雲冉情知不妙,想到若是落入這幫人手中免不了大受折辱,目中一黯,手中軟劍繞過,便欲向頸中抹去。

便在此時,忽聽袁統領厲聲喝問道:“什麼人!”眾侍衛見有人到來,一時停止向雲冉進攻,紛紛注目於袁統領喊話方向,凝神以待。

雲冉心中一動,手腕微振,本已繞向頸間的軟劍頓時刷地一聲,恢複筆直。她持劍立於胸前,隨著眾侍衛目光看去,見不遠處樹叢背後隱約現出幾道人影,一個低沉悅耳的聲音自暗處緩緩響起:“路過,無敵意。”

袁統領微微一怔,說道:“既無敵意,為何不肯現身!”

那人似乎笑了一聲,卻不再答話。

一名侍衛怒聲罵道:“京中龍衛軍袁統領問話,也是你這刁民敢不答的!深更半夜在這荒郊野外路過?當爺們傻子呢?速速滾出來給大人們盤查!”

他話音方落,隻聽悉索聲響,那幾人竟真的從樹叢後應聲走出。

袁統領見對方一共四人,皆著一身勁裝,風塵仆仆,確是一副趕路的模樣,不由去了些疑心。雖知這些江湖人夜半趕路必有蹊蹺,但他一心想著擒了雲冉回去覆命,倒也不欲多生事端,擺了擺手,正準備放行,走在頭裡的一個年輕人已冷冷開口:“龍衛軍?溫懷風的手下?”

袁統領聽這人語音尖銳異常,心中微動,仔細看去,果見此人膚色白皙,五官秀美,竟是女子所扮,再聽她一口報出溫大人名諱,心下更是吃了一驚。

身旁早有侍衛出口斥責:“大膽!一介草民,竟敢直呼咱們溫大人名諱,不要性命了麼!”

話音方落,那女子身後幾人齊聲低笑,袁統領心知有異,一個臉上有道傷疤的年輕人懶洋洋回頭笑道:“大當家的,你不願惹事,可如今遇上的卻是溫懷風的人。”

那位大當家的正是先前發話的男子,他站得最為靠後,臉龐仍隱在暗處,看不清容貌神情,隻聽他低沉的嗓音中似乎帶著絲無奈的笑意,淡淡道:“動手吧。”

他這三字方一出口,便有數道銀光隨之爆射而出,隻聽侍衛叢中連聲慘呼,已有數人倒下。

袁統領見倒下的侍衛當即氣絕身亡,才知這暗器上均塗有見血封喉的毒藥,心下大駭,顫聲道:“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襲擊朝廷命官!”

先前那臉帶傷疤的年輕人聞言一笑:“不怕的,一會兒全殺光了,又有誰人知曉此事?”說著側頭朝同伴眨了下眼睛:“小夜,比一下?”

他的同伴全身黑衣,形容消瘦,麵色冷峻,此刻聽到這年輕人提議,目中微露笑意,緩緩點了下頭。

那年輕人一聲長笑,身影如箭,倏突之間已迫近敵群,眾侍衛但見寒光閃過,已有一人咽喉噴血,死在他手中短刀之下。

那年輕人側身避過血跡,口中笑嘻嘻數道:“一。”身形隨之一晃,已鬼魅般飄身至另一名侍衛身前。

那侍衛一陣心慌,手中鬼頭刀大力朝他當胸直劈,那年輕人卻不閃不避,看準來勢,猛喝一聲,短刀迅速劃出,已將那侍衛持刀之手齊腕割斷。那隻斷手仍緊握鬼頭刀,夾雜著嗚嗚作響的風聲,從眾人頭頂飛過,鮮血頓時四處飄飛。那年輕人臉上落滿血點,看上去有幾分可怖,他伸舌在唇邊輕輕一舔,雙眼微眯,手臂疾送,短刀已冇入那名侍衛心窩,放聲笑道:“二!”

他那同伴自始至終未發一語,動作卻也未曾慢上半分,隻見他手持墨色長劍,在侍衛中來回穿梭,出招簡潔有力,一劍刺出,必有一人慘呼喪命。

瞬息之間,原本偌大的人圈中便隻剩下袁統領與雲冉兩人。

那臉帶傷疤的年輕人口中已數到了“六”,他轉首與黑衣同伴對視一眼,兩人眼中笑意同時閃現,又齊向袁統領看去。

便在此時,一道銀光急速破空劃過,袁統領手捂胸口,臉上現出驚怒神情,卻連哼上一聲都未來及,便即倒地身亡。

那年輕人神情極為懊惱,怨道:“阿蘿,你怎麼……”

被他喚作阿蘿的女子麵無表情,縱身上前,從死去的侍衛屍體上取出暗器,收回囊中。

大當家低沉的笑聲又再響起,人也隨之從暗處移步走出:“阿蘿不搶先出手,你兩人為了爭這第七人,隻怕要鬥到天明,咱們還如何趕路。”

雲冉一直站在圈中,默默看著幾人談笑間解決一眾侍衛,此刻見那大當家終於現身,便凝目朝他望去。

這人看上去年紀甚輕,五官俊雅,雙目斜飛,目中雖仍帶著笑意,整個人卻散發著一股陰沉之氣,令人望之生畏。

雲冉見他目光深沉探究,正也看向自己,不由心中微驚,垂下了視線。

那臉帶傷疤的年輕人見首領發話,便不再出言抱怨,目光轉向雲冉,向她笑了一笑,問道:“這位美人,如何稱呼?”

雲冉見他全身染滿血跡,臉上卻仍一副坦然親切的模樣,心中愈發緊張,低聲道:“雲冉。”

那年輕人向大當家的瞥了一眼,說道:“姓雲的……和雲家堡主雲九天有關係麼?”

雲冉略一猶疑,見大當家的臉上似笑非笑,目中卻透著犀利,在旁靜待她答話,直覺不應撒謊,便據實答道:“雲九天正是家父。”

那年輕人點了點頭,向大當家的說道:“雲家堡近日得罪了朝廷,難怪她會被龍衛軍追殺。大當家的,放不放她走?”

雲冉心中一緊,忍不住抬眼向大當家看去,見他神情若有所思,唇邊慢慢露出一絲笑意,輕點了下頭。

那年輕人笑道:“雲小姐,咱們還要趕路,就此彆過了。”

雲冉一顆心這才放下,她低眉頷首,向大當家的輕聲說道:“今日之事,雲冉終生不會泄露半句。”說罷朝幾人點頭示意,轉身便欲趕緊離開這塊是非之地。

忽聽大當家的在身後緩緩說道:“且慢。”

雲冉身子一震,腳步頓時停滯,掌心不禁溢位冷汗,悄悄伸手按住本已收回腰間的軟劍,緩緩迴轉身來。

大當家的看著她微微一笑,似不經意說道:“在下忽然想起,有件事正需人幫忙,不知雲小姐是否願助我等一臂之力?”

雲冉垂下眼睫,心中暗歎,卻隻能低聲說道:“諸位於我有救命之恩,如有用得上小女子的地方,雲冉願儘綿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