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隻是小白覺得奇怪。

楊天也覺得挺驚奇的。

伊亞平日裡有多害羞,那是整個貧民區都有目共睹的。平日裡有患者來診所看病,伊亞都是不怎麼和病患接觸的,一來不認識的人就默默躲到後院去了。就算父親需要幫忙,她幫完之後也會立馬躲到父親身後,害羞

得很。久而久之,貧民區的人們都不會試圖接近這個怕羞的小姑娘,最多隻會善意地遠遠打個招呼。

楊天第一次和她見麵的時候,想抓抓她的小手、幫她看看身體,她都很不好意思。

哪怕是後來漸漸熟識了,楊天稍微開個小玩笑,伊亞也是很容易就羞紅了臉。

這樣一個害羞的小丫頭,平日裡怕是跟他撒個嬌都得做半天心理建設纔有勇氣。

可現在,一口酒水下肚,她竟是能這麼明目張膽地縮在他懷裡撒嬌了?

這是已經被酒精弄得迷迷糊糊了嗎?

這酒量也差得太離譜了。

楊天笑了笑,卻也討厭不起來,反而覺得突然坦率起來的少女可愛得一塌糊塗。

隻是,他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

此刻這溫香軟玉在懷,還撒嬌地扭來扭去。他心中的邪火,很容易就被刺激上來了。

這樣下去,怕是容易鬨出小生命啊。

楊天倒是不介意和伊亞修成正果的。畢竟伊亞都已經歸心於他了。

可問題是伊亞現在醉的迷迷糊糊,要是在這種情況下稀裡糊塗的奪走她的第一次,對伊亞來說可能也不太公平吧,指不定事後會難過呢。

所以楊天當然不會做這種事情。“伊亞乖,躺下來休息一會兒好不好?你已經醉了,再這麼搖頭晃腦的,萬一等會腸胃不舒服了就不好了,”楊天稍稍摟緊少女的身子,輕輕拍了拍她柔嫩的背部

像是哄小孩子一樣哄道。

伊亞卻是搖了搖頭,忽然抬起頭,委屈兮兮地看著他,“咿呀咿呀……”

她顯然是不想從他懷裡出來。

楊天苦笑了一下,想了想,道:“那要不我陪你一起躺會兒?我抱著你睡?”

伊亞怔了怔,迷迷糊糊地想了想,點了點頭,“嗯!”

於是楊天就扭了扭身子,一邊抱著伊亞,一邊緩緩地躺上了床。

躺好之後,將伊亞重新抱好,然後將被子也拉過來蓋上。

涼涼的被子很快在兩人的體溫之下變得暖烘烘的。

在這散發著淡淡涼意的貧民區之中,抱著一個如此可愛的小姑娘鑽在被子裡,真是一種莫大的幸福。

“睡會兒吧,”楊天柔聲說道。

伊亞似乎也感受到了這份溫暖的幸福。

聽著楊天暖烘烘的話語,她緩緩點了點頭,靠在楊天懷裡,閉上眼睛,發出了幸福的哼鳴。

……

常青山上,紅衣主教的聖殿之中。

紅衣主教阿莫斯坐在雕刻著教會神學紋路的座椅上,靜靜聽著一旁的一位教會騎士稟報最近收集來的情報。

教會騎士有些類似於黑騎士,也是不修行神術,直接修行體術的,直接通過教會的專屬法門,淬鍊自己的身體,獲得攻守兼備的**力量。不過相對於黑騎士,教會騎士的地位要高得多,身穿的是純白的騎士盔甲,實力上限也要比黑騎士高的多。畢竟他們是教會培養出來為教會自己服務的,他們能

從教會獲得的資源,自然不是那些為貴族培養的黑騎士能比的。

此刻,這名教會騎士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彙報著情報。所說的內容,基本上都是和楊天相關的。主要就是楊天這幾天的行程。

阿莫斯聽到最後,聽到“斯賓塞家族的慶功宴”,微微挑眉。

神研會都結束兩天了,斯賓塞家族專門辦了個宴會?他們這意圖可不太單純啊。多半就是為了神使大人吧?神研會上,神使大人和斯賓塞家族的千金錶現得那般親昵,現在看來,斯賓塞家族應該是開始糾結了——他們在猶豫,是和洛德家族結姻,還是去巴結神使大人

而這種情況下,神使大人因為一直隱藏著神使的身份,如果想得到斯賓塞家族的承認,光靠他表現出來的天賦,可冇那麼容易。

畢竟誰都知道,天賦不等於實力。未來的輝煌,往往冇有實打實的家族底蘊來的有說服力。

他需要一個強有力、有權威的人站出來幫他說話、幫他撐腰。

那麼這,不就是個天賜良機麼?

雖然上次他已經找了神使大人,提前巴結了一波,也送了一些小禮物。

但那畢竟隻是口頭上的,冇有實際上的幫助來的紮實。

現在,如果他幫神使大人娶到了斯賓塞家族那個漂亮千金,神使大人怎麼也會記他一個紮紮實實的功勞吧?

以後萬一在神明大人麵前幫我隨口美言一句,那都可能給他帶來天大的恩澤啊!

“去傳令吧,幫我安排一輛馬車,今晚我要出行,”阿莫斯微笑說道。

騎士都愣了一下,“您是要去……”

“斯賓塞家族,”阿莫斯笑吟吟道,“去他們的慶功宴湊湊熱鬨。”

……

宴會是在六點正式開始。

但畢竟是城主親自張羅的盛宴,牌麵自然不一樣。

從下午五點開始,賓客就陸陸續續到達斯賓塞家族。

斯賓塞家族的莊園裡很快洋溢起了熱鬨、喜慶的氛圍。

宴會廳提前奏起了音樂,已經到來的賓客們來到宴會廳開始吃些小點心、喝喝酒,等待這場盛大宴會的正式開始。

而與此同時,在莊園另一邊,克萊兒的臥房裡。

克萊兒已經換上了一身精緻的淡紫色公主裙,清新美麗,宛若初綻的薰衣草。

她本身就是整個凜冬城公認的絕美少女,哪怕不打扮都美得冒泡。

今天特意換了華麗的裙子,還微微化了點淡妝,可以想象,等會出現在眾人眼前,肯定會引來一大片驚豔的呼聲。

可她此刻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眼神中反而閃爍著幾分淡淡的忐忑與擔憂。

“小姐,你在擔心什麼?”黑影站在她身旁,緩緩問道。克萊兒咬了咬嘴唇,看向黑影,“黑姐姐,你說……那傢夥,會不會,真的不來這場宴會啊?本來他也冇答應我……而且他也說了,他不喜歡這種場合。之前從常

青山回學校的時候,學校的慶功宴,他都逃掉了。”

黑影聽到這話,倒是很乾脆地搖了搖頭:“不會的,他肯定會來。小姐你就放心吧。”

克萊兒抿了抿嘴,“可是……可是他身邊漂亮姑娘好多的。指不定他就覺得我這個大家族的千金太麻煩了,就不來了呢。”

黑影苦笑了一下,“小姐,你什麼時候變得對自己這麼不自信了。您可是斯賓塞家族的掌上明珠,是凜冬城最耀眼的城主千金,請對自己的魅力自信一點好嗎?”

“呃……好吧,”克萊兒想了想,點了點頭,稍微放鬆了一些。不過很快她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又緊張起來,“誒等等,你說,他會不會隨便穿一套衣服就來啊?他平日裡都是那麼隨意的,我看他從來也冇有穿過禮服。哎呀,

我今天應該早些準備一套禮服,讓人給他送過去的。”黑影想了想,道:“應該不至於吧……今天這麼盛大的宴會,想必他一定也知道要盛裝出席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