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嬈眼眸一冷。

目光掃視四周,並未發現任何身影。

同一時刻,察覺洛嬈上了山的傅塵寰也緊隨其後追上了山。

本想阻止洛嬈,但避開高渺渺的人,一路追上山時,還是晚了一步。

洛嬈輕功一躍,便衝向了那鐵籠。

過去的那一幕,再一次發生在眼前,傅塵寰臉色大變。

急切喊道:“不要!那是陷阱!不要過去!”

洛嬈聽見了聲音,微微一怔。

洛情也同時聽到了這個聲音,頓時心中一緊,連忙舉起弓箭,朝著洛嬈射去。

不能等了!

金箭射出的那一瞬,傅塵寰猛地衝了過去,長劍斬斷了那支箭。

然而,接二連三的金箭射來。

威力太大,每擋一下,傅塵寰都會被逼退數步。

最後一箭時,他冇抵擋住,被金箭猛地射進了胸口。

猛地往後滑行數米,口吐鮮血。

洛嬈已經打開鐵籠,然而卻猛然發現,裡麵的人,根本就不是溫心桐!

再一回頭,看到傅塵寰為她擋了金箭,眼眸怒火頃刻點燃。

然而她想要衝出去的時候,地麵陣法卻猛地亮起,猛地將她困在其中。

五名死士衝入陣法之中,站在五個方位,猛地被陣法給吸乾了精魂。

洛嬈眉心一跳,看著那一幕,再看地麵的陣法,心中震撼。

“噬魂陣......”

就在這時,那躲在樹上的人又是一支金箭射來。

洛嬈眼眸一冷,微微一側身,抬手猛地抓住了那支金箭。

雖然擦破了手心,但仍舊被洛嬈死死的抓在了手裡。

她抬眸望向不遠處,那樹梢上隱隱可見一黑影,她立刻反手將那支金箭給扔了去。

指尖夾住一道符紙,落在那金箭之上,咻的一聲猛地射去。

氣勢淩厲萬分。

樹梢上那身影慌張躲避,卻仍舊被刺破了手臂。

樹上傳來一陣樹葉嘩啦聲,緊接著那黑影就不見了。

洛情捂著胳膊落荒而逃。

而此刻,聚魂山的陣法又被打開,無數惡鬼已經湧來。

看著鋪天蓋地的黑暗。

洛情心想陣法已成,洛嬈迴天乏術,必死無疑。

便立刻逃離了青峰山。

洛嬈被困在了陣法之中,傅塵寰強忍著疼痛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那似曾相識的一幕。

心痛欲裂。

他難道還要再一次失去她嗎!

他雙目發紅衝向陣法。

然而卻在這時,暗處有長鞭猛地揮來,一把纏住了傅塵寰的身體,將他給急速拖走。

拖行過程中,傅塵寰極力掙紮著。

腦袋卻猛地撞到樹乾上。

一下子暈了過去。

傅塵寰被拖進了草叢裡,高渺渺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眼神狠辣。

“竟敢騙我!還想找機會巴結洛嬈,好為洛清淵報仇是嗎!”

“哼!”

高渺渺生氣極了,抓起傅塵寰就立刻撤離。

最後看了一眼那個陣法上空。

明天再來給洛嬈收屍吧!

大祭司之位,又該換人了。

高渺渺帶著人下了山。

派人盯著祭司一族的動向。

而於柔回來時,察覺到青峰山有異樣,想要上山去看看。

卻被洛情給叫住。

“這麼晚了,你還上山去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