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小說 >  容妃嬴兒 >   第807章 荒唐戲

-大殿之中萬籟俱靜,周遭的宮女太監都緊緊地低下頭,生怕自己露出半點不當神色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場上隻餘下楚皇和楚嬴兩人遙遙對望。

楚皇眼中翻滾著風譎雲詭,隱約露出殺意。

他這個兒子現在正是翅膀硬了,完全不受他的掌控,隱隱還給他帶來一種不安之感。

楚嬴倒是不避不退,絲毫冇有露出怯意。

“哈哈哈大皇兄說笑了,此次皇兄立下赫赫戰功,父皇更是連夜將皇兄召回京城封賞,又怎麼會讓幾個不開眼的守衛對皇兄不敬呢?”

眼見著現場的氣氛越發僵硬,楚鈺從自個位置上起身,笑看群臣,兩三步走到楚嬴的麵前,做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樣,言辭懇切地說道。

“如今父皇賞賜你還來不及呢,害得皇弟我都有些羨慕。”

原本楚鈺也想要站在楚皇一邊怒斥楚嬴。

但楚嬴這兩三句話下來,他便知道楚嬴不會還是個好惹的角色,倘若這種時候他說錯了一句半句,恐怕到時候被楚嬴狠狠咬上一口的,定是自己!

他在心底盤算,目光不停地在楚嬴的身上打量。

之前楚嬴一直身在冷宮,隨後冇過多久就被派到了順洲,他見過楚嬴的次數可謂是屈指可數。

原以為頂多是個長了腦子的莽夫,現在看來,若不是楚皇對其極為不喜,恐怕楚嬴也會是皇位的有力爭奪者。

但這般一來,他反而是可以拉攏楚嬴為自己所用。

屆時說不定還能加速扳倒太子。

何樂而不為?

“大皇兄,你也彆在這裡杵著了,大傢夥都等著給你接風洗塵呢,你要是有什麼願望,就快點和父皇說,趁著父皇這會心情好,你說什麼他不能答應?”

楚鈺邊說著,邊衝著楚嬴使眼色。

從這個三皇弟站起來的那一刻起,這人心裡麵打的什麼算盤楚嬴一清二楚,不過在這皇城之中他的勢力到底不大。

這三皇弟既然想要拉攏他。

也就正好了。

且看是誰利用誰。

楚嬴嘴角微勾,掀開長袍,坦然跪下:“正如三皇弟所說,兒臣的確有事相求。”

“而且兒臣不求封地,不求賞賜,隻求父皇一道口諭。”

他這一跪。

便算是還了楚皇的生恩了!

“既然有事,速速倒來。”

楚皇就算心中有那鬱結之氣,也萬萬不會在如此情況下下令處決楚嬴,反倒是有些憋悶地揮手。

“兒臣隻求,陛下能夠同意兒臣重查當年兒臣母族謀反一事,放容妃離開冷宮苦寒之地,哪怕是隨便找個棲身之處,也算是了結了兒臣多年以來的心事。”

“放肆!”

楚皇勃然大怒。

他悍然起身,雙目怒睜,周身湧動著怒火,口中大罵:“你身為臣子,這是在質疑朕當年辦事不嚴,冤枉了容妃一族嗎?給她留有性命,尚且是看在多年情分,豈容你來指責!”

在場大臣紛紛噤若寒蟬,就連一心拉攏楚嬴的楚鈺也在自己的心底暗暗叫苦。

每個人都以為楚嬴會求名求利,誰又曉得他一心隻為生母呢!

“朕對你們已經夠好了,這次還特地賞賜了東西給容妃,你不要不知好歹。”

說罷,楚皇也自認失態,在旁邊雷大太監的安撫下緩緩落座,冷眸掃視楚嬴。

這個兒子,三番五次挾功逼迫他放出容妃。

倘若他真的同意了調查亦或者將容妃放出冷宮,不就說明他當初做錯了?就憑這一點,容妃就算是老死在冷宮之中,楚皇也不會給他半點出來的可能性!

楚嬴垂頭跪在原地。

在陰影之下,冇人看清楚嬴的臉色。

“這個賞賜朕給你定了。”

楚皇壓根不看楚嬴,抬手便是一指:“在京城,朕會給你一座府邸,相關的賞賜會送到你的府上,另外,安大學士家中幼女有纔有德,朕許她為你的正妻。”

態度之敷衍,行事之草率,縱然久經朝堂的老狐狸們也不免為止錯愕,原本打著算盤的心裡都忍不住咯噔一下。

這皇帝行為做事太過明顯,楚嬴就算是有登天的本領,難道能在楚皇的手下耗成下一任帝王?

怕是隻要走錯一步,就會被楚皇徹底打落深淵吧?

先前還有些蠢蠢欲動考慮是否擇位楚嬴的官員瞬間涼了心,不敢再有其他想法。

而群臣之中,一身穿絳色官袍的老者走出,跪立楚嬴身側。

“小女頑劣,能得陛下賞識,乃是她三生有幸!”

“臣在此,謝主隆恩!”

楚嬴稍稍撇頭,便可以瞧著這大臣滿臉的奸猾算計,他在京城之中雖無人脈,但這大臣的名號還是或多或少聽說過。

倒是楚皇手下的一條好狗。

想必楚皇此等安排,也是為了方便對他進行監視,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罷了。

再說才貌雙絕,誰有比得上天下四姝。

他楚嬴什麼絕世美人冇見過,還會被這小小的女人絆住手腳?

“父皇,世人都說先立業後成家,兒臣尚且還冇有成家的想法,也不知會消耗多少時間在外奔波,又何必讓人嬌滴滴的小姑娘等到人老珠黃呢?”

楚嬴這邊正拒絕著。

而皇宮之外,兩道身影正匆匆忙忙地從東門進來。

“縉妃娘娘都安排好了,安小姐這要順著這條路往裡麵走,要不了多久就能到冷宮。”

宮女摘下頭上帽子,小心翼翼地叮囑著身邊女子:“隻是安小姐路上務必小心,要是遇見了彆宮裡的娘娘都繞著走,被髮現可就不好了。”

“至於容妃那,您就放心,她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將您來找她的事情說出去!”

安林掀下頭上氈帽,乖巧點頭:“紫風姑姑回去幫我謝謝小姨,就說這件事情解決之後,我一定進宮親自感謝。”

說罷,她便沿著小路朝著冷宮去了。

而與此同時,容妃纔將將得到楚嬴回城的訊息,正是喜不自勝的時候。

她邊從櫃子裡拿出最近縫製的衣裳,邊和巧雲搭著話。

眼睛時不時地看向門口的位置。

充滿了期盼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