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於絢麗的雲層中急速掠過。

最後落在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大門口。

申天行說,這是神帝尊上封賞給他申家的城。

在神界當中,核心區域是神帝宮殿,那裡邊住著數萬名神帝家族的成員。

而在神帝宮殿的周圍,懸浮著的大大小小的城池裡邊,則是居住著數百萬的神族官族貴胄和平民。

而一些地位比較高的,或者職位更高的,就會像申家這樣,擁有一塊獨立的區域。

藍蝶依下了馬車,抬頭看了一眼高達數十米的城門,城門之上,有著一個巨大的“申”字。

環顧四周眺望遠處,各種大大小小的城池錯落有致地懸浮在雲層當中,拱衛著遠處金碧輝煌的神帝宮殿,猶如傳說中所描繪的仙境。

“參見公子!”

城門外,幾十個護衛排成兩隊,齊刷刷單膝跪地恭迎申天行。

察覺到藍蝶依身上冇有神族的氣息,他們全都悄悄她投入了打量的目光。

雖然這個女人的顏值相當令人驚豔,但畢竟冇有神族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下界來的。

他們想不明白,為何自家公子爺一回來還帶了個下界的人。

這簡直有辱神界。

要是被族長知道了,恐怕會生氣的。

申天行察覺到了護衛們異樣的眼神,他隨手一揮,一道金色的鎖鏈便在他手中和藍蝶依的脖子上形成。

“你……”藍蝶依目露驚怒之色。

申天行輕輕一扯,金色鎖鏈叮噹作響,藍蝶依一個趔趄撲倒在地。

“這是我從下界人類當中尋到的寵物,宴會上我要讓她去表演,若是尊上喜歡,便可供奉上去。”

“原來是公子您帶回來的寵物。”

護衛隊長鬆了口氣,拱手道:“想必這隻寵物非同一般,才能入得了您的眼。公子請進,族長和夫人都在等您呢。”

申天行將藍蝶依帶回家之後,給她安排了一個獨立的住處。

那是一座如同夏國古代王爺府一般的超豪華大宅子。

恍惚間,藍蝶依還以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看著金碧輝煌,全都是用黃金和罕見珠寶堆砌而成的宅院,藍蝶依眼睛都要被閃花了。

這裡邊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奢華。

奢華到已經突破了她的想象力。

“好好在這呆著,吃的用的都會有人給你送來,你不可踏出半步。”申天行留下這句話後就離開了。

“我會給你們報仇的,一定……”藍蝶依攥著拳頭暗暗發誓。

子母蠱心藤的種子她已經暗中給申天行服下了,但還冇有到最好的時機。

她不僅要殺掉申天行,還要把這個所謂神界的噁心地方,攪個天翻地覆!

——

這邊,淩千玥跟隨閣首回到了帝城。

國事閣位於天定台之中,可以說是整個夏國官方守衛最嚴格之地。

閣首之所以要淩千玥送他過來,原因也在於此。

隻有靠淩千玥,他才能溜進去。

層層嚴格的防衛在淩千玥麵前全都形同虛設,她輕而易舉地就帶著閣首來到了國事閣辦公室前。

輕輕推開門,就看到那個複製人假閣首有模有樣地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檔案。

看樣子,他還不知道自家組織已經出了亂子。

閣首麵帶怒容,大步走了進去。

假閣首聽到聲音,一抬頭四目相對,當即愣住。

“你……你……”

嘭!

閣首二話不說一拳頭掄在了對方的臉上。

假閣首驚慌不已,剛想大聲呼救,卻被淩千玥一掌拍暈。

“千玥,我想了想還是決定把他交給你處理。”閣首一邊把對方衣服扒下來換上,一邊說道。

“未來之光的這種複製人技術太可怕了,而我也不清楚他們還有多少複製人,所以,就當做是個研究素材給你了。”

淩千玥略一思索,微微點了點頭。

閣首整理好衣服,坐在了自己辦公的椅子上。

他長長的撥出一口氣,感慨了一句,“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事情,讓我都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還好,這個假東西隻是利用了閣首權力為他們組織的行動鋪路,冇有搞出彆的亂子來。”

閣首稍稍定神,按下了桌角邊一個隱藏按鈕。

不一會兒,一個小巧的電子屏就從桌下伸展了出來。

他翻看著螢幕上顯示的資訊,不由得麵露喜悅之色,“果然,又到這個時候了。”

淩千玥疑惑道:“您在說什麼?”

閣首一邊思索一邊向她解釋,“在我們這個世界之上,還有一種我們無法撼動的力量。”

“您說的就是,絕對統治者吧?”淩千玥神色變得嚴肅了很多。

閣首點點頭,“看來你也瞭解到了不少情況。”

“是這樣的,絕對統治者自稱為神族,完全淩駕於我們整個世界之上。”

“他們在極其漫長的歲月裡,不斷搜颳著咱們這個世界裡所有的資源,僅給我們留一點點維持繁衍。”

“他們通常不會直接乾涉我們這些國家社會的發展,但如果出現了某些特殊情況,他們就會利用各種暗中手段加以控製。”

“他們最希望的就是,這個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國家和勢力相互衝突,以達到一種他們所謂的平衡。”

“如果出現了某個力量太過強大,他們就會出手,用其他國家或者勢力來壓製這股力量。”

聽到這裡,淩千玥忍不住插嘴道,“是的,這些我也都知道了。包括如果我們整個人類社會發展得太過迅速,他們甚至還能挑起戰爭,散佈瘟疫,製造諸如此類的各種天災**,來使我們的發展停滯或者倒退。”

閣首微微一愣,笑了笑:“原來你瞭解得這麼多。”

他沉吟片刻繼續道:

“太久遠的我就不說了,就拿最近百年來說。”

“比如目前世界第一強國,聖懷特奧斯帝國,其實也是神族目前最大的傀儡。”

“民間不是一直有傳聞麼,說聖懷特奧斯可能是掌握了什麼外星黑科技,才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稱霸全球。”

“其實吧,這個國家就是獲得了神族的垂青。”

“那時候世界大戰,一片混亂,神族需要一個傀儡重新製定世界的規則,以避免戰爭繼續下去,導致世界毀滅,這樣神族也無法繼續從我們的世界吸血了。”

“於是,聖懷特奧斯帝國就應運而生。”

“比如,彆的國家連幾噸鋼鐵都難以生產出來的時候,聖懷特奧斯帝國就可以直接從神族手中獲取不計其數的頂級鋼鐵。”

“又比如,彆的國家還在費勁尋找各種基礎能源的時候,聖懷特奧斯聖帝國就可以直接在神族那兒得到純淨的能源材料。”

“就是這麼一類的基礎扶持,這個帝國就火速崛起了。”

“哦對了,每一個國家,或者每一個文明的曆史上,都曾有各種五花八門的神的傳說,其實那都是神族之人以各種形態在不同時期扶持不同勢力的時候留下的痕跡。”

“啊……不好意思,關於這些內容實在太複雜,我越扯越遠了,要是細說下去,說上幾天幾夜都說不完。”

閣首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鏡,又沉思了幾秒鐘,起身打開了書架上的一個暗格。

接著他從暗格裡取出個小小的保險箱,輸入密碼後,取出了一張泛黃的紙,鄭重其事地交給了淩千玥。

“這是……什麼?”淩千玥一臉疑惑。

“這是一份用加密符號製成的名單,彆看就這麼一張紙,裡邊可是記錄了好幾萬人的名字和基礎資訊呐。”

閣首認真地看著她,“在我解釋這份名單之前,我先給你解釋解釋當初為什麼要把你從總戰部驅逐。”

“您不用解釋,我明白的。”淩千玥道。

閣首搖搖頭,“不行,你明白是你的事,到如今我要解釋也是我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