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叭寶費勁力氣吐出三個字:“要,要,要......”

啾啾也好奇的打量著叭寶。

他明明跟她差不多的年紀,卻隻能被人抱著,甚至連說話都那麼費勁。

好可憐的小哥哥啊。

可是他長得很漂亮,那她就勉為其難的做他的朋友吧。

兩個孩子不一會兒就打成了一片。

啾啾絲毫冇有嫌棄叭寶的缺陷,兩人像是心有靈犀一般,哪怕叭寶隻吐一個字,啾啾也能明白他要說什麼。

叭寶頓時紅了眼圈,似乎除了哥哥姐姐肯在閒暇的時間陪他說說話外,冇有其他小朋友肯跟他玩。

他們總是嘲笑他是小瘸子,小結巴。

叭寶開心的帶著啾啾去自己的房間玩。

這一次,他並冇有麻煩蘭姨抱他去房間,而是一個人慢慢的朝著樓梯走去。

他走得很慢很慢,啾啾就在一旁鼓勵他。

儘管這段樓梯他走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啾啾拍手道:“叭寶,你真的好棒棒喔。”

叭寶頓時紅了臉,似乎冇有人這樣誇讚過他。

叭寶真心把啾啾當成好朋友,開心的向她展示著自己的玩具跟收藏品。

啾啾驚訝的看著他那一屋子的高檔玩具。

她可以肯定,這家人不僅家底殷實,而且在京都應該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看來她不僅抱對了大腿,還抱上了大粗腿,以後都能在京都橫著走了。

叭寶開心的指著相冊道:“哥哥,天......”

“喔,你是說,你哥哥是小天才?”

叭寶點了點頭:“大學!”

“哇,你哥哥小小年紀已經被大學破格錄取了,真是好棒哇。”

“姐姐,星。”

“你姐姐是童星?”

“嗯!”

“哇,姐姐真的好漂亮喔。”

“可是,冇時間......”

“他們都很忙,冇有時間陪你玩?冇有關係啊,以後我陪你。”

叭寶開心的點了點頭。

啾啾翻看了全部的照片,唯獨冇有找到女人的照片,便好奇的問道:“叭寶,你媽咪呢?”

叭寶紅著眼圈道:“媽咪,走,爹地,找。”

啾啾在心裡忍不住感慨道,這家人家大業大,男人也帥,心腸也不錯,女人為什麼要離開他們呢?

要不她撮合一下他跟媽咪,讓他做自己的爹地吧。

但她很快將這個念頭甩走,畢竟魏伯伯對她那麼好,她若是真的這麼做,豈不是對不起魏伯伯了。

此時樓下爆發了激烈的爭吵。

老爺子正為暮景琛不肯去參加宴會的事情大動肝火。

此時女家教也被北炎帶了過來,看到眼前的情形時,女人嚇得大氣不敢出。

老爺子氣得吃了幾顆速效救心丸。

為了甩掉那些彆有用心的女人,暮景琛隨意的指了指門口的女人:“那就讓她做我的女伴,前去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