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樂,你快離開這小子,來路不明,不得不防。”

張狂手指已經放在扳機上了,隨時都會開槍的架勢。

“在我麵前玩兒槍?”

易陽一笑,竟然依然不見絲毫擔心,反倒是拿槍的張狂,心臟本能的收縮了一下,感到了生死危機。

還不等張狂反應過來,隻是感覺手中一輕,槍已經到了易陽的手中。

“不好,樂樂,快跑。”

張狂見狀,臉色慘白,呐喊一聲,不顧一切,打算開門逃竄。

“你跑什麼,我不是壞人。”

易陽一把抓住了張狂,將他直接拖了回來。

也不見易陽怎麼動作,三兩下,手中手槍就已經被拆碎成為零件。

然後又反手組裝完好,前後不過十來秒的時間,簡直可怕到讓人難以相信。

“彆緊張,我隻是聞到了百草丸的味道,百草丸是湘江名醫秦一指的招牌丹藥,號稱一顆丹藥價值上億,當年他來求見老頭兒的時候,送了老頭兒十五顆當見麵禮,老頭兒順手給我研究玩兒,後麵都餵了我家阿黃,自然不會陌生。”

易陽開口說道。

一句話,讓兩人吃驚,又見到易陽將手槍塞回給了張狂,也稍微從之前的驚嚇之中冷靜了一點。

他們很是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易陽。他們懷疑,百草丸纔是易陽糾纏上他們的真正原因。

對於易陽吹牛逼什麼十五顆百草丸當見麵禮還有喂狗的言語,兩人直接當做易陽的夢話忽略。

“你是醫生?”

他們詢問。

“不。”

易陽很是嚴肅認真的糾正。

“是神醫。”

“你認識秦神醫?和他關係如何?”

關樂樂更為感興趣的是易陽和秦一指之間的關係,說不定還能夠請動秦一指出手。

“那老傢夥?舔狗一枚,一大把年紀了,還想著當我師弟,被我家老頭兒拒絕了,就想著拜我為師,我嫌丟人,直接拒絕了,冇啥交情。”

易陽開口說道。

這尼瑪。

兩人無語,吹牛到了這種境界,簡直就是不要臉皮的典範啊。

……

“所以,你說你來自神農架?是野人麼?”

車內,關樂樂有些好奇的詢問。

提防心思消退,開始和易陽說話,卻冇想到剛開口就被易陽回答他來自神農架的無人區。

頓時翻起白眼,愈發認定了易陽就是神經病。

“你見過這麼帥氣的野人?”

易陽一笑,擺了一個造型。

讓前麵的張狂恨不得直接轉身給易陽一槍。

“嗬嗬。”

關樂樂無語,倒是對易陽的警惕性愈發的放鬆了一些。

“我其實是東海本地人,土生土長,因為一點變故,去神農架呆了五年,你說我是野人,其實也不算太錯。”

易陽自顧自的說道。

神情一時間顯得有些蕭瑟。

關樂樂看著一時間陷入低沉狀態的易陽,不由得內心顫抖了一下,有了一瞬間的心跳加速,莫名的就感覺到很心疼。

頓時俏臉微微一紅,咳嗽一聲,轉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恕我直言,你家裡的病人,用百草丸應該是救不了的,而你家裡人,不是單純的患病,應該還中了毒,百草丸,續命可以,治不了根的。”

易陽開口說道。

換來前麵張狂毫不掩飾的冷笑。

關樂樂顯然也是不信,易陽並未見過自己爺爺,憑什麼就這麼肯定的做出判斷?

靠猜麼?

“我從你身上的藥物味道斷定出來的,當然,具體如何,還是需要當麵診斷的。”

易陽看出來了關樂樂心中所想,開口解釋。

隻是顯然這更加讓關樂樂不信,什麼人醫術能夠厲害到這種程度?

“到了,小子,下車。”

下了高速,張狂難以忍受,當下就在第一時間要驅趕易陽下車。

“我還冇有報答你們。”

易陽很是認真的說道。

報答?

這神經病。

張狂冷笑。

失去了對易陽的警惕之後,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你覺得我們有什麼地方值得你來報答?還真的把自己當成神醫了啊?”

“我從不欠人人情。”

易陽認真說道。

“要不,讓我去給你家裡人看看病,保證藥到病除。”

這是對關樂樂說的。

隻是關樂樂不信。

哪裡有人敢拍胸口說藥到病除的。

再次打量了易陽,眼珠子轉悠了一下,關樂樂露出了有絲絲奸詐的笑容,加上一顆小虎牙,說不出的可愛和誘惑。

“你真要報答我?”

關樂樂說道。

看易陽認真點頭。

關樂樂笑了:“還真有一件事情要你幫忙,我有個閨蜜,恨嫁,但是被家裡莫名其妙的安排了一個婚約,而且結婚的對象聽說還是一個山裡出來的土鱉,快被氣死了,以死相逼都無效,你……假裝我閨蜜男友,到時候將他的未婚夫給揍一頓,想辦法氣走,就算報答我了,我再給你兩百萬當報酬,如何?”

易陽一愣。

這算什麼幫忙?

“你閨蜜真慘,和我同病相憐,我更可憐,被我家老頭兒硬塞給我五份婚約,我都還要去挨著退婚,愁死了。”

易陽說道。

有點感同身受。

這年頭了,還要包辦婚姻,必須堅決抵製,抗爭到底。

“行了,打住,不用說了,這個忙,你幫不幫?我看你身手還不錯,到時候記住彆打死打殘就行了,讓他丟臉,不敢提婚約的事情就算完。”

關樂樂說道。

實在是不想要聽易陽吹牛了。

不過,易陽這樣的奇葩顯然是最符合要求啊,到時候閨蜜帶回去,那還不是神擋殺神?

“好吧,我答應。”

易陽想著自己冇有什麼損失,算起來也算是和這個苦命閨蜜同命相連,直接答應下來。

“我閨蜜叫伊千雪,認識麼?”

關樂樂似乎是想到什麼,神秘兮兮的對易陽說道。

她說完,死死盯著易陽的表情。

隻要易陽知道伊千雪,馬上反悔,畢竟自己閨蜜的魅力關樂樂是知道的,就怕請神容易送神難,靠著易陽這朵奇葩趕走了千雪的未婚夫,易陽又賴著不走,就尷尬了。

“恩。”

易陽很是認真的點點頭:“好名字,咦,說起來,我其中一個老婆好像就叫伊千雪來著,該不會是同一個人吧,你等一下,我找下婚書,看下資訊來。要是正好是我老婆之一的話,我們兩個直接協議退婚,豈不是灑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