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武在一處停車位停下,說道:“念女士,我在這裡等你。”

“我會跟我弟弟吃完飯再下樓,你先去附近的餐廳找些吃的吧。”念穆說道,她與阿木爾吃飯需要一段時間。

要不是要跟阿木爾談話,她大可以邀請成武上樓。

但是他們的談話,不能被成武聽見,所以念穆不能請他吃飯。

“好的,念女士。”成武點了點頭,下了車。

在車旁看著念穆提著兩個袋子的東西走進公寓大樓,他才往外走。

成武冇有把車開走,來的時候他便注意到附近有好些餐館,他在那邊隨意解決一下晚餐問題就行。

念穆提著袋子走進電梯,碰巧看見對門的鄰居張大媽。

“你是念女士吧?”張大媽上下打量了她好幾回,最終確認道。

“是的。”念穆這會兒才正眼看著說話的女人,認出她是住在對麵的,“你好。”

“好久冇見了,你這是搬回來了?”張大媽問道。

“不是,就是弟弟回來了,我跟他吃頓飯。”念穆解釋道。

張大媽撫了撫手臂,她的弟弟,自己也見過,是一個外國麵孔,她不禁感歎道:“我說你們外國人也太大膽了,那屋裡死了一個保安,你弟弟還敢進去做,多晦氣啊。”

念穆想起那個慘死的保安,完全是因為自己,連累了一個陌生人丟了性命。

“我們不相信這個。”她說道,心裡的愧疚卻因為想起這個保安升騰而起。

“我說,這裡是華夏,我們有句古話就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段時間你那屋裡冇人,我有時候站在走廊老聽見裡麵有聲響嘞,滲人,你們還是趕緊搬吧。”張大媽說道,提及那恐怖的地方,不禁又撫了撫手臂冒起的雞皮疙瘩。

張大媽的話,讓同一個電梯的大姨又道:“是啊,彆說你聽見了,我在樓上每次看見電梯到你們那樓也感覺怪可怕的,電梯有時候還會打開,一陣陰風竄進來,太可怕了,要不是我們家冇錢,我早搬了。”

“可不是嗎?說起來我們家也倒黴,要不是發生這件事情,賣了這套房子加點錢就能換更大的房子了,但現在發生這個事情,我這套房已經不值錢咯,也換不起房子,隻能戴個護身符,保平安。”張大媽說道,摸了摸胸口前戴著的護身符。

念穆在心裡歎息一聲。

之前給保安的家屬送了一筆錢,後麵太忙,她也冇探望過那個保安的家屬,不知道他們現在的生活怎麼樣。

少了主要的勞動力,生活應該不好過吧……

念穆心裡內疚著,打算這個週末的時候,去那邊看看。

電梯到達樓層,張大媽見念穆冇有下電梯的意思,提醒道:“念女士,到了。”

念穆回過神來,點了點頭,走出電梯。

張大媽以為她是被他們剛纔說的話給嚇著,她安慰道:“念女士啊,剛纔我說的話你也彆太害怕,就算是有聲音,也是淩晨的事情,隻要你們淩晨的時候不在,那東西啊,不會那麼猛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