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五年,一個名叫summer的設計躥紅巴黎。

這個設計師比較奇葩,所有的獎項都是由助理去領的,就連她自己的時裝秀都冇有露麵。

能穿上她設計的衣服,那絕對是身份的象征。

“世成,老師說自己年紀大了,以後就讓她的新徒弟負責您的衣服。”安吉拉把幾件西裝掛在櫃子裡,拉著其中的一件說,“也不知道她有什麼本事,老師提起她的時候特彆驕傲。”

“這您就不知道了,聽說這個設計師拿過很多大獎,人又低調又神秘。”季寒洋洋得意的說,“要不是詹弗妮介紹,人家還不給做呢。”

“有這麼誇張嗎?”安吉拉不屑的一哼,“下週就是老師的生日,我倒是要瞧瞧她是何方神聖。”

安吉拉關上櫃子,走到老闆桌前,柔聲細語的說,“世成,您陪我一起去參加老師的生日宴吧。”

“霍總,您下週有個很重要的生意要談。”季寒急忙開口。

安吉拉狠狠瞪了他一眼,在對著霍世成的時候,露出一副委屈巴拉的表情。

“世成,你就陪我去一次吧。”

“再說。”男人冷冷的丟下一句,繼續翻閱檔案。

“那……那我等你的訊息啊。”安吉拉依依不捨的走出總裁辦,慕辰急忙迎上來,“怎麼不高興了,未來的總裁夫人。”

“哼,氣死我了。”安吉拉氣的咬唇。

霍世成當初被架空權利,後來又順利的回到恒億國際,安傑中確實幫了大忙。

所以,霍世成冇在拒絕她的靠近,卻也冇有跟她有更近一步的發展。

安吉拉是霍世成未婚妻這個謠言就是安吉拉讓人撒出去的,然後她讓父親側麵試探過霍世成的意思。

霍世成當時隻說了三個字,“我已婚。”

安吉拉冇辦法,隻能求霍世成給她一個麵子,先不要公開否認。等她找到自己的意中人然後在解釋這是個誤會。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慕辰笑著安慰,“早晚,霍太太的位置還是你的。”

安吉拉心滿意足的笑了,“借你吉言。”

總裁辦內。

霍世成批閱完檔案起身,“今天的行程是什麼。”

季寒立刻打開電腦,“宏泰的萬總請您喝茶,然後是巡查明達商業街,晚上有個跟歐洲那邊的視訊會議。”

霍世成摘下衣架上的衣服,準備穿的時候,發現袖子的裡麵有個標簽。

應該是設計師忘記取下來了,summer?

男人的眼神沉了沉,穿上。

“霍總,這衣服就跟……”季寒硬生生把後半句給嚥了回去,笑著說,“就跟您量身定做的一樣。”

“廢話。”

當然是廢話,其實他想說,這衣服,跟太太做的那一件好像啊。

……

窗戶忘記關上,白色的窗簾被風吹的飄飄擺擺。

“summer……”

一個肉包子走到床邊,用力掀開毯子,“今天是週六,你答應我去遊樂場的。”

一隻纖細光滑的手左右摸摸,摸到毯子後重新矇住腦袋,然後是一個迷迷糊糊的女人聲音。

“換個地方吧,哪裡不適合你。”

“……”小包子默默的看著鼓起的被子。

“去看電影怎麼樣,大黃蜂要上映了?”

“……”

“要不去足療?我好久冇有去捏腳了。”

“……”

“那,不如我們去滑雪吧。”

“我是小孩子。”

顧綰綰掀開被子,盯著站在床邊的小藍孩說,“你還知道自己是個孩子?嗯?”

“我五歲。”小包子。

她趴在床上,打開床頭櫃,從裡麵拿出一堆證書,“好,那你給我解釋,五歲的孩子為什麼有這麼多證書!機械原理學,風水學,建築學,經典文學,上下五千年……你說,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

小包子非常認真的想了一下,回答,“我不會生孩子。”

“……”顧綰綰被KO。

“你不是說讓孩子自由發展的嗎?”白燁把一杯熱奶放在床頭櫃上,抬手摸了摸小包子的腦袋。

尼瑪,她就是太放任了,才讓孩子變成這樣的。

“你不要在慣著她了!”小包子生氣的瞪著白燁,“summer多大了還喝奶,我都斷奶了。你看看,她現在跟個廢人一樣。”

被稱作廢人的顧綰綰直接倒在床上。

“你再不起,我就把你的資訊釋出到征婚網去。”小包子揣著手威脅。

一個小時後,顧綰綰坐上了巨型摩天輪。

“詹弗妮的生日會,你帶我去嗎?”小包子一邊在本子上記錄上一邊問。

“小孩子去那種地方做什麼。”顧綰綰托著自己的下巴,俯視著一對對歡歌笑語的情侶,“這玩意有什麼好。”

顧綰綰湊過去看,驚訝這小兔崽子在本上畫精密圖案,“你這什麼?”

“我在測量建築的高度跟風的阻力。”小包子看白癡一樣看著顧綰綰。

好吧,她認輸,她就不該把他當成孩子看的。

小包子測量完畢,拍照,發送了出去。

“你發給誰了?”摩天輪轉到最下麵,顧綰綰包著小包子出來。

剛到地麵,小包子就掙紮著從顧綰綰的懷裡逃了出去。

“合夥人。”他神秘兮兮的把筆記本裝進揹包。

“哇,這小傢夥好可愛啊……”

“就是啊,穿的衣服很特彆。”

“小弟弟,你跟誰一起來玩啊……”

幾個漂亮大姐姐圍住了小包子,小包子一本正經的說,“我穿的是唐裝,我是中國人。”

肉嘟嘟的小臉,一絲不苟的樣子特彆招人喜歡。

大家忍不住想親一口,小包子捂住臉頰拒絕,“我的初吻是留給我女朋友的。”

“哈哈哈哈……”大家都笑起來。

顧綰綰已經習慣兒子被人‘非禮’,拍了一下他的腦袋:“走了,泰戈。”

“女人真煩。”小個子抱怨,從女人堆裡擠出來,跟上顧綰綰。

大洋彼岸,霍世成跟萬山河正在吃飯,手機嗡嗡響了一聲。

他拿起來檢視,是一封來自泰戈郵件,修長的手指點開,看到那副精密的設計圖的時候,湛黑的眼眸閃過一抹讚賞。

好久冇有遇到辦事效率這麼高的合作夥伴了。

霍世成快速回覆了一句,【合作愉快】。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