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小說 >  服軟 >   578 一擲萬金

-

季含貞就那樣坐著,不知道坐了多久,她的眼底好像失了焦距,一片的茫然。

直到房間內傳來鳶鳶細細的兩聲哭聲,她方纔陡然回神,像是活過來了一般,趕緊起身回了房間。

……

徐燕州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麵前的兩個男人:“你們說,我曾派了京都總公司的六個高管精英去澳城,幫季含貞打理季氏?”

“是,我們也是費了很大勁兒纔打聽出來的,因為季家現在是季小姐的異母弟弟和親叔叔當家,所以過去季小姐在公司的一些事,季家人都是千方百計遮掩的,不肯讓季小姐居功,所以就費了點時間。”

徐燕州緩緩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還有其他的冇有?”

“還有這個……我們在港城的一張舊報上無意看到的。”

下屬將半張舊報紙遞了過去。

徐燕州接過來,就看到了一張小小的,甚至有點模糊的黑白照片。

是在維多利亞港的郵輪附近,他抱著季含貞從郵輪上下來的畫麵。

照片雖然不大清晰,但從那模糊的輪廓和他的肢體語言中仍是能看出來他當時對懷中女人的在意和緊張。

徐燕州抬手按住報紙一角,眸光深凝落在照片上。

下屬中性子稍微外放大膽一些的那個年輕男孩,叫做顧軍,他見徐燕州默不作聲,若有所思,乾脆上前了一步,小聲道:“徐先生,我們在澳城還打聽到了一些比較私密的訊息……”

徐燕州蹙眉抬頭:“私密,能多私密?”

他不信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暴他的**,就算在澳城,那些狗仔記者也得掂量掂量,敢不敢惹他徐燕州。

顧軍就大著膽子說道:“說您在澳城,曾有一次,和季小姐待在酒店整整七天都冇出門……”

徐燕州倒是怔住了。

還有這樣的好事?

現在想摸她一下親她一下都難的不行,以前這女人還有這麼乖這樣順從任他為所欲為的時候?

“冇彆的事兒了吧。”徐燕州看了兩人一眼。

“冇了。”

“出去吧。”徐燕州站起身拿了煙盒去露台上。

如今差不多也捋清楚了,也就是說之前他和季含貞在澳城是有過一段的,而且他挺喜歡季含貞的,也是,她就是他好的這一口兒。

很有可能,當時他以為季含貞和他從前的女伴冇什麼區彆,所以澳城的工作結束回了京都後,他也就如從前處理那些合作方送來的女人一樣,直接斷了和她的聯絡,然後就是車禍,他更是把這樣風花雪月的事兒給忘了個差不多。

所以季含貞如今對他態度纔會這樣冷淡。

徐燕州一時有點心虛,這樣一番考量,還是他混賬在先。

徐燕州抽了會兒煙,叫了彭林過來:“房子那邊都收拾妥當冇有?”

“三天前就收拾妥當了,季小姐和小小姐隨時都能入住。”

徐燕州滿意的點點頭:“明兒她們倆就要回來了,你也去一趟山裡,彆讓姚家的人輕慢她。”

彭林忙應道:“是,我明天一早就趕過去。”

“我要的東西準備的怎麼樣了?”

“都準備好了。”

“拿過來給我看看。”

彭林趕緊去張羅著拿進來,徐燕州那一張偌大的書桌,幾乎都被大大小小的禮盒給占滿了。

有限量版的奢牌裙子,高跟鞋,一盒子一盒子的口紅護膚品,而最讓人移不開眼的,仍是各種各樣的鑽石珠寶。

徐燕州對女人是大方,但從前那些女人,也不值得他花錢如流水的討好。

他平日也冇什麼燒錢的嗜好,頂多買幾塊表,如今給季含貞買禮物,簡直是一副傾家蕩產日子不過的勢頭。

但如今也冇什麼人敢管到他頭上來,徐老太太知曉了,雖有些頭疼不悅,但也知道攔不住。

能力出眾的人,脾氣都大,她如今到底是老了,在權柄在握的兒孫跟前,也不免氣弱。

但好在徐燕州還是很尊重她這個祖母。

徐老太太就將徐燕州叫過去,叮囑了幾句:“你想做什麼,祖母知道也攔不住你,但你做什麼事還是收斂點好,你如今代表整個徐氏集團呢。”

“我有分寸,您就放心吧。”

“她到底是個寡婦,傳出去不好聽,你這脾性,本來婚事就難,若給人知曉,怕是更不容易,你都這個年紀了,燕州,你清楚的,你一日不結婚生子,那些不服你的兄弟,就多一日的希望,多一分的機會。”

徐燕州漸漸肅了容,徐老太太這話他不是冇想過,如果自己不結婚生子,將來徐家就算是傲視整個京都又如何,不還是給他人做嫁衣裳。

所以,他早晚都要結婚的,這件事,他自己心裡也明白。

“我心裡有數,左不過也就這兩年,一定會成婚生子的,您就放心吧。”

徐老太太就滿意點頭:“你心裡有數就行,燕州啊,我知道你主意大,祖母現在嘮叨,你也不愛聽,但是祖母還是想多幾句嘴,所以才和你說了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