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內,眾人議論紛紛。

有人問道:“趙東今天怎麼來了?”

有人冷笑,“還能為什麼?肯定是來找麻煩的。”

“趙家這次出事,就是楚天河牽的頭!”

“現在咱們楚家風光不在,趙東的背後又有熊剛撐腰,趁著這個機會,他肯定要來落井下石!”

說這話的時候,男人的語氣有些埋怨。

遠的不說,就說半年前,楚家是何等風光?

天州的一線豪門,逢迎巴結的人無數。

可現如今呢?

就因為楚天河這一次站錯了隊,整個楚家在天州的地位一落千丈!

不光圈裡的位置被人唐家所頂替,就連家族裡的子弟在外麵也飽受排擠和打壓,商圈版權也全線縮水!

尤其是最近兩天,眾人的心裡都憋著一股火,隨著趙東的到訪,這股火氣一股腦的發泄出來!

當然,跟趙東發泄他們是肯定不敢。

本來這件事就是楚天河做局在先,偷雞不成蝕把米。

這種時候再跟趙東敵對,那不是火上澆油嗎?

因此,發泄的對象自然就是楚天河的父母。

有人酸溜溜的嘲諷,“要我說,當年大哥就是太仁慈。”

“跟田秋雨那件事,天河就做得糊塗,有膽做冇膽認。”

“不光得罪了熊家,在田家的麵前也冇落下好。”

“要是大哥當年能夠將楚天河踢出家門,何至於有今天的麻煩?”

有人附和道:“現在也來得及啊,就說楚天河已經跟咱們楚家冇有任何關係。”

“趙東總不能趕儘殺絕,再找咱們的麻煩吧?”

坐在一旁的楚媽媽,聽見這話心裡發寒。

楚天河當時年少輕狂,的確是做錯了事,可他也為這件事付出了代價。

整整十幾年,有家不能回。

隻有逢年過節的時候,纔敢偷偷地回來。

而且在外這些年,楚天河也冇自暴自棄,而是在默默地耕耘。

替楚家做事,替田家做事。

楚家的這些子弟,冇幾個有出息的。

楚家之所以有現如今的家業,還不是楚天河這些年在外麵打拚賺回來的?

就說楚天河做的那些礦山機械的生意,替楚家賺了多少錢?

要不是因為有這些家底,楚家能夠穩坐天州的一線豪門麼?

這次楚天河是栽了跟頭,可這一切能怪到他嗎?

楚天河之所以對付趙東,是為了誰,難道不是為了楚家?

因為小兒子惹出來的麻煩,趙東把人打進了醫院,而且還讓國泰搶走了龍騰的市場。

為此,楚天南甚至不惜將公司退市,解散了龍騰。

楚天河也是在替楚家出頭,這才站在了趙東的對立麵!

固然棋差一招,輸給了趙東,但他也是為了整個楚家!

可現在呢,楚家的所有人全都倒打一耙,把這件事怪在了楚天河的身上!

這公平麼?

楚媽媽滿心憤慨,不公平又能怎麼辦。

大兒子冇了,她還有一個小兒子。

如果這種時候跟整個家族鬨僵關係,小兒子在家族裡怕是寸步難行。

要是被整個家族所反對,他將來還怎麼接班?

想到這裡,楚媽媽站起身道:“不管有什麼恩怨,人死為大,我連兒子都已經賠進去了,趙東他還想怎麼樣?”

“殺人不過頭點地,難道他還敢上門羞辱我們楚家不成?”

“這件事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兒子惹出的麻煩,我這個當媽的去承擔,跟楚家冇有任何關係!”

話音落下,楚媽媽抬腳就走。

楚家人膽寒嗬斥,“你還真是瘋了!”

“這種時候你還敢招惹趙東,難道你想把我們整個家族全都害死不成?”

“省城的那個蔡家是怎麼突然被除名的,難道你不清楚嗎?”

“楚天河死有餘辜,為了一個逆子,難道你想讓整個家族都給他陪葬不成?”

群情激憤之下,楚爸爸站起身,狠狠給了老婆一個嘴巴,“糊塗!”

“慈母多敗兒,要不是你寵溺,楚天河也不會惹下如此禍事!”

“大家說得冇錯,當年就是我心慈手軟,天河犯錯的時候冇有及時懲治,這才讓他犯下了彌天大禍。”

“他今天的所作所為都是咎由自取,趙東就算是上門要說法,那也是理所應當!”

楚媽媽捱了一巴掌,雖然心有不服,但也不敢再說什麼。

撂下這話,楚爸爸抬腳就走。

楚天南上前道:“爸,你去哪?”

楚爸爸深吸氣,“我親自去門口接人,等趙東進來後,我代表楚家親自給他認錯。”

楚媽媽慌了,“當家的,讓你給他道歉?那怎麼行?”

“如果趙東真的嚥不了這口氣,就讓我去!”

其他人也都是同樣的意思,楚爸爸畢竟代表著整個楚家。

由他出麵道歉?

趙東的麵子是有了,可以後楚家在天州還怎麼抬頭?

可如果楚爸爸不出麵,可憑楚媽媽一個人,能搞定這件事麼?

就在這時,楚天南走了上來,“爸,我也是楚家的一分子,大哥如今出了這種事,我責無旁貸。”

“有我這個兒子的,無論如何都輪不到您來出頭。”

聽見這話,眾人紛紛附和,“冇錯,冇錯,就讓天南去。”

“昨天和傳貨的時候,還是天南帶人去攔著,趙東總要領情麼?”

楚媽媽護子心切,“不行!不能讓天南去!”

“天南跟趙東之間有恩怨,上次天南住院,就是被趙東打斷了一條腿,難道你們都忘了嗎?”

“我大兒子已經冇了,現在隻有這麼一個小兒子。”

“誰去都行,就是不能讓他去!”

眼見楚媽媽胡攪蠻纏,其他人隻能將目光看向了楚爸爸。

楚爸爸看著麵前這個小兒子,“天南,你確定,你真能解決這件事?”

楚天南堅定道:“不確定,畢竟我在趙東麵前冇有這麼大的麵子,不過我願意去試試。”

“再說這種時候,由我出麵才更合適。”

楚爸爸冇有立刻接話,對於這個小兒子。

他從小就有些偏愛,也寵溺得厲害。

也養成了不學無術,遊手好閒的性格,是天州都出了名的公子哥。

如果論能力,楚天南比他大哥楚天河差了太遠。

就說他鼓搗出的那個龍騰安保,砸了多少錢才搞起來?

現在外麵來了一個煞神,這件事也關係著楚家的生死存亡,把這件事交給小兒子去做,能行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