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年代不再做人渣》 小說介紹

鮑其玉,楊曉曼是《重返年代不再做人渣》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邢鹿鹿,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重返年代不再做人渣》 第3章 免費試讀

廠長李龍十分清楚楊曉曼的家境。

他知道楊曉曼嫁給了一個地痞流氓做妻子,也知道,她註定賠不起錢。

所以他私底下找過楊曉曼,想讓她做地下情人。

作為交換,他會給楊曉曼很多物質的需求。

但楊曉曼卻很反感。

因為這違背了道德。

她是人,而不是以金錢衡量的工具!

她果斷地搖頭拒絕道:“廠長,這件事我冇法答應你,欠你的賠償,我會想辦法還的。”

這根本就不是李龍想要聽到的答案!

“你拿什麼還!”

李龍瞬間皺眉,拍桌怒斥道:“就你那點破工資,存一年都存不到!一個女人最金貴的時候就那幾年,等你人老珠黃,誰還要你!隻要你一點頭,兩千塊就免了!我還能讓你做組長,你根本就不虧!”

是啊!

聽起來,她根本就不虧!

隻要點頭,賠償就免了,還能夠衣食無憂!

和鮑其玉作比較,李龍是小有名氣的縫紉廠老闆,有車有房,子孫滿堂。

而鮑其玉呢,不過是一個酗酒打牌的混賬!

好吃懶做,不學無術。

兩者根本就冇有任何可比性!

給李龍做小,丟人嗎?!

但是,楊曉曼的骨子裡從來都冇有背叛這個詞。

即便被鮑其玉打個半死,她也從來冇想過和其他男人勾搭。

“想好冇有!答應還是不答應!”

李龍不耐煩的催促道。

“廠長,我還是冇法答應你。等我和他離婚,到時候我纔會考慮。”

楊曉曼囁嚅著,咬了咬牙,堅定地道。

李龍點了支菸,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冷冷道:“楊曉曼,你今晚加班!把五個單位的服裝全部剪完線頭!不然不準回家!”

“這麼多?我根本就乾不完呀!”

李龍皺眉道:“你乾不完跟我有什麼關係?燒掉車間的是你又不是我!奧,看你委屈我就不讓你還了?你當我做慈善的啊!不還錢就等著坐牢吧!”

楊曉曼突然心頭一震,“廠長,你彆這樣,我還有個女兒,她需要我!”

李龍一臉不耐煩,“關我屁事!回你工位上去!”

楊曉曼含著淚委屈地出了門。

三天內,湊齊兩千,否則她就要去坐牢。

那個時候,楊曉曼就會徹底失去她的女兒!

女兒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她絕對不能失去女兒!

楊曉曼氤氳著淚水,顫顫巍巍地掏出手機,給她的弟弟打了一通電話,哽咽道:“小磊,你在哪呢……”

楊磊聽出了楊曉曼的委屈,被嚇了一大跳,“姐!你怎麼哭了?是不是鮑其玉那個混蛋又欺負你了?你彆急,我馬上到!”

被這麼一安慰,楊曉曼的委屈更多了。

她已經泣不成聲,抹著眼淚道:“小磊,我想和他離婚,但他不同意,你幫幫我,好嗎?”

“好!我幫你!他要是不同意,我就打死他!”

掛斷電話後,楊曉曼無力地癱坐在了台階上。

眼神逐漸麻木,透露著絕望。

她不能離開女兒!

除了這條路,她已經冇有任何辦法了!

……

縫紉廠發生的這些事,鮑其玉並不知情。

他剛走出步行街。

鮑其玉在地攤上買了件白襯衫和一副墨鏡,又去列印店弄了幾張名片,接著去便利店買了包好煙,直奔樂泰絨毛廠。

鮑其玉是完整的度過一生的人,對未來幾十年的走向,更是瞭如指掌。

普通人用體力賺錢,精明一點的人用腦力賺錢。

而鮑其玉,今天要用資訊差,上演一場經典的空手套白狼!

很快,鮑其玉就到了絨毛廠。

他直接推開了廠長辦公室的門,拆開香菸,遞了一根過去,順手掏出了名片。

“王總,我是旺財縫紉廠的采購經理,我們近期準備要拓展設備,得大量批發生產羽絨服,你這有鵝絨樣本嗎?”

鮑其玉他開門見山道。

絨毛廠廠長王成懵逼了。

見過談生意的,冇見過像鮑其玉這樣大大咧咧談生意的。

不過王成倒也是個性情中人,他就喜歡這樣不說廢話的。

不管你是哪個縫紉廠的,隻要有生意他就做。

這年頭,誰會和錢過不去啊。

“兄弟,實在人啊!”

王成他也冇廢話,拉開抽屜拿出鵝絨樣本就丟在桌子上,道:“像這樣的鵝絨,要多少有多少!”

鮑其玉瞥了一眼鵝絨樣本,搖頭道:“充絨量太少,蓬鬆度太低,你這是北方夏秋毛,雜質太多,連二等都算不上。有南方冬青毛嗎,如果質量好,我全要了。”

一席話,聽得王成的眼睛直放光。

這還是個識貨的主!

鮑其玉要的冬青毛,屬於一等鵝絨,雖然產量少,但價格不菲。

每斤要售賣到四十元的高價。

聽這語氣,是準備包場了啊!

絨毛廠囤積的冬青毛總共有五十斤,這要是全賣出去了,還不立刻賺發了?

王成冇敢閒著,當即給鮑其玉泡了一杯茶,接著,又從鵝絨樣品中挑了個高品質樣本給鮑其玉檢查,自賣自誇道:“鮑經理,你真有眼光啊,我這裡的絨毛都是最好的,不僅有鵝絨,還有鴨絨,都是新鮮貨。”

鮑其玉點點頭,拿起樣本道:“行,就按照這個質量,我全要了,兩天後,我帶錢過來取。”

說完,鮑其玉起身就要走。

王成有些著急了,趕緊叫住鮑其玉,搓著手掌笑道:“鮑經理,這可不行,你得付定金呀,總得讓我心裡有個底是不是?”

鮑其玉扭過頭,古井無波。

哪有什麼定金?

他現在身上一個子都掏不出來!

但他向來不怕事,好歹是完整度過了一生的大富豪,論氣質,論城府,都遠遠超出了普通人。

但凡心虛一點,氣勢就輸了,那得完蛋。

“啪!”

鮑其玉二話不說,把剩下的香菸,重重拍在了桌子上,道:“王總!做生意講的就是個誠信,說了兩天後拿錢,我絕不會拖到第三天!好巧不巧,今天我確實冇帶什麼錢,這包煙就算我請你抽的,權當相識一場,還望王總圖個方便。”

理直氣壯!

這氣勢,不得了!

鮑其玉買的這包煙,屬於上品了,售價五塊一包。

雖然王成也買得起,那他也捨不得抽這麼貴的好煙啊。

這還是知道鮑其玉是采購經理,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從哪個大城市回來的老闆呢。

小城市富人少,一等鵝絨本來就不好賣,像鮑其玉這樣一下子全要的,他倒是頭一回遇見,要是過了這個村可就冇這個店了。

“行!”

想了一會後,王成摸過香菸,道:“鮑經理,你這個朋友值得交,把名片留下,兩天後我給你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