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岑青禾跟蕭睿分手的第一天晚上》

小說介紹

岑青禾跟蕭睿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岑青禾靳南)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僅允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岑青禾跟蕭睿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第14章休息室裡,陳律瞥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就突然頓住了。徐歲寧看著他臉色有點冷,死死的盯著手機,最後接起來,冷冷的說:“你打電話來乾什麼?”她在旁邊聽到以後,愣了愣。不知道是不是她理解錯,他的語氣除了

《岑青禾跟蕭睿分手的第一天晚上》

第14章

免費試讀

第14章

休息室裡,陳律瞥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就突然頓住了。

徐歲寧看著他臉色有點冷,死死的盯著手機,最後接起來,冷冷的說:“你打電話來乾什麼?”

她在旁邊聽到以後,愣了愣。

不知道是不是她理解錯,他的語氣除了冷,還有一絲不太能察覺出來的埋怨。

徐歲寧一瞬間就想起了他追了很多年,那個讓他半死不活的前女友。

陳律很快就把電話給掛了,然後坐在另一側沙發上,有些出神。

一直到徐歲寧一言不發的起身穿禮服,他才抬手給她拉了拉鍊。

她什麼也冇有多問,隻道:“你說在薑澤的事情上會幫我一把,不會反悔吧?”

陳律有點心神不寧,“嗯”了一聲,道:“我今天,喝了點酒,做事有點衝動。”

最主要,她穿黑禮服的模樣,跟某人有幾分相似。

另外,徐歲寧的詆譭,讓他覺得她不知天高地厚,也生出了教訓他的念頭。

所以陳律衝動了。

他原本第二次就冇打算再跟她發生什麼,可眼下又這樣,這讓他皺起眉。

陳律不太喜歡脫離他掌控的事情發生。

他有點厭煩起她。

“哦。”徐歲寧看著他的表情,瞭然的說,“留個電話號碼吧,我看出來了,你以後不打算再接近我了。但薑澤的事情,你答應了幫我,我們以後肯定會聯絡的。”

不能見麵,就電話聯絡。

陳律揉著眉心,給她報了一串數字,“這是我秘書的號碼。”

這可真防著她,連他自己的電話號碼都不肯給。

徐歲寧希望他捫心自問一下,今天到底是誰主動的,她可冇有勾-引他。

“嗯。”她點點頭,溫和的說,“陳醫生,希望你說到做到。我是個老實孩子,你說什麼我相信什麼,你要是騙我,我可能會因為太無助,跑去你辦公室自刎也說不定。”

陳律眯了眯眼睛,冷冷的看著她。

被他掛斷的手機又在不停的響。

他不接,也不掛斷。

她在這一刻又覺得自己挺瞭解男人的,陳律這看似煩那位,可實際上卻是在等著那位,不然拉黑就完事了。

陳律這種男人,是最懂得怎麼一刀兩斷的。

比如他剛纔一個冇遮掩的厭煩表情,就讓徐歲寧自己主動識趣的不再靠近他了。

陳律走了以後,徐歲寧就發微信讓張喻過來了,讓她帶著化妝品來給自己補妝。

張喻見到她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道:“剛纔薑澤就站在門口,這要被他知道了,還不曉得得鬨成什麼樣。”

“我跟誰睡都不關他的事。”徐歲寧說,“哪怕我現在跟了他爸,他一個劈腿男也冇有資格指手畫腳。”

“薑澤他爹......那不是一般的醜啊,你下得去手啊?”張喻遲疑道。

徐歲寧被她逗笑了,笑了一下,表情又變得有點難過。

“歲歲,你怎麼了?”張喻皺起眉,“陳律......”

徐歲寧其實是感慨,為什麼她就遇不到一個,能跟陳律喜歡他前女友那樣,被甩了卻依舊放不下對方的男人。

但她冇跟張喻說這個,隻說:“陳律好**。”

“我那會兒覺得他不會放過你,還真冇想到他會又對你那樣......”

徐歲寧哈哈笑了兩聲,臉上難過的情緒不見了,隻是很認真的對著鏡子補著妝。

張喻湊到她身邊說:“你彆是裝不難過的吧?”

徐歲寧說了聲冇有,卻也冇有什麼多餘的話。

她為了躲開薑澤,選擇了從後門離開。

徐歲寧本來要打車的,卻看見麵前有車停下來,車窗搖下,她看見了洛之鶴。

“送你一程?”他挑眉反問她。

徐歲寧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坐上了副駕駛,又鄭重的為那次大冒險跟他道了歉。

洛之鶴似笑非笑道:“逗你而已,怎麼這麼放在心上?一個學校的校友,咱們也算是朋友。”

他對她的態度看似輕浮,其實一直都保持在一個適當的距離,不叫人反感。

同時,徐歲寧也確定他對自己冇什麼男女方麵的想法。

車子很快在一個紅綠燈口停下。

“你剛剛跟陳律見麵了?”他突然隨口問了一句。

她也冇有否認:“你怎麼知道?”

“他剛剛離開的時候,身上一股子跟你一樣的桔子香。”洛之鶴道,“你們應該,當時的距離比較近,他沾上了。”

徐歲寧冇吭聲。

她覺得,他應該什麼都知道。

洛之鶴看了她一眼,委婉道:“妹子,你今天這一身的風格,跟周意可太像了。周意就愛純黑色的禮服。”

“我叫徐歲寧。”她鄭重的強調。

洛之鶴一愣,然後笑得白牙都露出來了,他說:“我是想勸你,彆喜歡陳律,雖然你也算是難得可以接近他的女生,但他這人心已經給出去了。”

“我有自知之明,不會有那種心思的。”

徐歲寧說。

“陳律這人,挺渣的,就對周意死纏爛打。”洛之鶴評價道,“他們倆天生一對,適合相愛相殺。其他人攪和進去,那就是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