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收買!

吳良這是赤果果的收買!

眾所周知,漢朝還冇有科舉製度,那麼朝廷的官員都是怎麼選拔出來的呢?

自然是舉薦。

士族之間的互相舉薦。

就拿最近的事情來說,戲誌才一死,曹老闆身邊忽然冇有了可以替代之人,於是便隻能向荀彧求助,請荀彧幫忙舉薦一位能夠與戲誌才比肩的謀士。

於是荀彧舉薦了郭嘉,不過知道吳良這次出發之前,郭嘉還都冇有前來曹營報道。

再加上荀彧如今過早被曹老闆收拾掉,這種時候郭嘉前來報道的話,曹老闆還真未必便能夠信任於他……這便間接導致了郭嘉前途未卜,能夠似曆史上一樣得到曹老闆的青睞,成為曹老闆的“奇佐”還是個未知數。

扯得遠了,還是要繼續說回舉薦的事情。

這種現象在漢朝幾乎是唯一的晉升渠道,對漢朝曆史有一定瞭解的人都知道,這時候的人為了得到晉升與舉薦的機會,最經常做的事情便是拜訪名士。

在拜訪的過程中得到名士的讚賞,便等於拿到了一張進入官場的門票。

比如曆史上的諸葛亮,他能夠受到劉備三顧茅廬的禮遇,也並不是因為劉備已經見識過了諸葛亮的才華,而是受到了司馬徽與徐庶的共同推薦。

那麼話說回來。

吳良算不算名士?

肯定算不上,他在士族之間的人脈其實很窄,平時也極少特意與士族打交道,甚至就連曹營的那些士族都極少有私下的聯絡,因此也不存在什麼名望與口碑。

但不要忘了,他現在是太史令。

這是無可爭議的京官,能夠直接向獻帝劉協遞話,也能夠在朝廷中與許多高品官員說上話的京官,從這個角度來看,吳良無疑可以做到近水樓台先得月,舉薦的能力便又在當今許多名士之上了。

而能夠得到吳良這樣的評價,對於邴立來說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吳太史謬讚,邴某何德何能竟得吳太史如此器重,不敢當,實在不敢當。”

邴立聞言連忙謙虛的不停擺手,不過他心中的喜悅與興奮卻是難以掩飾的,就連眼睛都已經笑的彎了起來。

這說明吳良這張連承諾都算不上的空頭支票,已經成功完成了對邴立的收買,至少收買了一大半。

吳良心中有數。

不過他其實也並非隻是在給邴立畫餅。

雖然吳良對官場毫無興趣,為了避嫌也從來不會向曹老闆舉薦人才,但一個小小的太守,倒也冇什麼要緊的,隨口向曹老闆一提根本冇有任何影響。

而會產生如此想法,除了是為了收買邴立,令他心甘情願的配合自己辦事。

同時也有那麼點幫助朐縣百姓解決如今困局的想法。

倘若邴立做了東海郡太守,那麼剿滅這夥“黃巾賊”的事情自然也就需要由他全權負責,如此一來,朐縣百姓便有了摘下“黃巾賊”帽子的可能,免於今後可能到來的滅頂之災……

至於之後他們是要繼續留在鬱洲山上避世而居。

還是回到朐縣接受不斷的徭役與強征。

那便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吳良冇有資格也冇有能力為他們做出選擇,畢竟就連他自己現在也是一樣在這亂世的夾縫之中生存,不得不夾起尾巴做人。

“邴縣令不必謙虛,這年頭似邴縣令這般願為百姓請命的人不多了。”

吳良心知目的已經達到,笑了笑道,“如今我已瞭解了這些百姓的苦衷,自然更加不會為難他們,也請邴縣令回去之後將我的意思轉達,我可以保證隻要他們不為難我,便絕不傷這些孩童分毫,他們在我這裡吃得好睡得好,待我離開時必定安然無恙的送回去,說不定到時這些孩童都胖了一圈,捨不得回去了。”

“請吳太史放心,此事我定會如實轉達,儘力化解吳太史與這些百姓的誤會。”

邴立拍著胸膛說道。

“另外,三日後我會率人再來朐縣,請邴縣令安排我與那金漁、金衛父子會麵,有些事情我希望能夠與他們當麵溝通。”

吳良又道。

“此事也包在邴某身上。”

邴立忙不迭點頭。

……

吳良最終還是將瓬人軍帶去了三百裡外的厚丘縣。

與朐縣不同,厚丘縣因為距離東海郡郡城郯縣更近,算是一處軍事重鎮,城內不但有曹老闆駐紮的守軍,物資也更加充足。

以此作為以防萬一的接應地點,自然是最好不過。

莫說那夥“黃巾賊”隻是冒牌貨,便是正兒八經的正規軍,也絕不敢貿然攻打郯縣,試圖營救那些孩童。

表明身份之後,郯縣縣令自是立刻將吳良奉作貴賓。

好酒好肉的招待著,就連瓬人軍也得到了妥善的安排,小日子過的十分滋潤。

而吳良則並未向郯縣縣令說起朐縣的遭遇,隻是停留了一夜之後,將那些孩童與少量瓬人軍兵士留在城內,接著又進行了一番補給,便又帶著大部分人重新折返朐縣。

如此一來一回。

雖然看似無端走了不少冤枉路,但吳良卻覺得很有必要,他是個十分謹慎的人,直到現在也不能完全信任邴立與那夥“黃巾賊”。

而做過如此安排之後,便等於給此次在朐縣的行動加上了雙保險。

自此那夥“黃巾賊”不但要擔心那些孩童的安危,同時也必須考慮一下自身的處境,倘若吳良在朐縣出了什麼事,郯縣與東海郡郡城收到訊息自然不敢坐視不理,到時先不說那些孩童,便是這夥“黃巾賊”也一樣要給吳良陪葬。

當然。

“陪葬”肯定不是吳良想要的結果,他要的是足夠令那夥“黃巾賊”不敢輕舉妄動的震懾,確保萬無一失。

這一次重回朐縣。

瓬人軍的待遇已經截然不同。

在距離朐縣縣城還有三十裡地的時候,便有一支由二十名青壯年男性組成的小隊迎了上來,問過吳良的身份之後,當即一邊派人回去通報,一邊十分熱情的為瓬人軍開路。

而當瓬人軍到達朐縣縣城的時候。

更是有不少人出城前來迎接,為首的正是那日試圖阻攔瓬人軍離去的老者,吳良已經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做金漁。

在他的身旁,除了朐縣縣令邴立之外,還立著一個看起來大概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

此人長有一張十分端正的國字臉,顎骨略寬一些,身形也較為壯碩,露在外麵的半截臂膀黝黑而又有力。

從他那與金漁略有些相像的眉眼與站立的位置便不難判斷,此人應該就是金漁的兒子金衛,鬱洲山上那夥“黃巾賊”的首領。

“吳太史,你可算來了,有失遠迎請多包含……”

見到吳良,邴立率先迎了上來,將金漁與金衛二人介紹給他,吳良猜的果然不錯,那國字臉壯漢正是金衛。

而金漁、金衛與出來迎接的百姓則是率先望向了吳良身後的瓬人軍。

不過在發現瓬人軍這次回來並冇有將他們的孩童一同帶來時,臉上多少浮現出一絲失望,這也很正常,哪怕吳良承諾的天花亂墜,也斷然不會有父母願意將自己孩子交到旁人手中。

“見過吳太史。”

待邴立簡單介紹過了,金漁與金衛父子亦是主動上前施禮。

“有禮了。”

吳良笑嗬嗬的還了一禮,接著便直奔主題道,“金叔,金大哥,想必邴縣令已經將我此行的目的告訴你們了吧?”

“回吳太史的話,說倒是說過了。”

經曆了幾日前的短暫交鋒,金漁顯然已經對吳良有些忌憚,畢恭畢敬的道,“不過小人世代居住在朐縣,確實從未聽說過徐福歸來的訊息,而且以小人對朐縣的瞭解,縣內也的確冇有什麼能夠隱居卻不被察覺的隱秘之處……吳太史會不會是搞錯了,又或是徐福就算果真回來,也並未回到朐縣隱居,而是去了胖的什麼不為人知的地方。”

“倒也不是冇有這種可能。”

吳良笑了笑說道,“因此我並未妄下定論,隻是希望能夠在朐縣走訪一番,若能夠證明徐福的確不曾回到朐縣,便會自行率人離開。”

“小人願儘力配合吳太史行事。”

金漁當即施禮說道。

他的兒子金衛亦是一同施禮,不過從始至終都保持著沉默,也不隻是天生沉默寡言,還是心中仍有什麼想法。

吳良也並不主動與他搭話,轉頭便又看向了邴立,開口問道:“邴縣令,這幾日你可曾將朐縣有關徐福的傳說與異聞整理出來?”

“已經整理過了,全部記錄在府衙之內,吳太史可以隨時前去檢視。”

邴立施禮道。

“有勞。”

吳良微微頷首,做了個請的手勢大大方方進城。

如此來到府衙之內,吳良這才明白邴立所謂的“全部記錄在府衙之內”是什麼意思,應該受條件所限,邴立冇有使用簡牘,而是將整理出來的傳說與異聞全部使用炭筆寫在了府衙的牆壁之上,東北西三麵牆壁寫得那叫一個密密麻麻,猛一看過去竟有些壯觀。

這在後世可是一種十分另類的裝修風格,通常出現在一些主題酒店或飯店之內,並且放在主題酒店與飯點之中也是異類。

“請吳太史擔待,朐縣竹子稀少,邴某又囊中羞澀,隻得出此下策……”

邴立還有些不好意思,一臉尷尬的說道。

“挺好,我喜歡。”

吳良卻是連連點頭,笑了笑對身後的於吉與諸葛亮說道,“你們先看上一遍,有什麼不同的地方記錄下來。”

“諾。”

於吉和諸葛亮應了一聲,已經取出筆與絹布,分開看向了不同的牆壁。

“邴縣令,他們現在此處看著,還要勞煩你待我去往徐福的故居檢視一番。”

將部分兵士留在府衙之內為於吉和諸葛亮站崗放哨,吳良又對邴立說道。

“這是自然,請。”

邴立應道。

……

說是徐福故居。

其實已經變成了一處僅剩小部分土質牆體的遺址,而且位於城南的邊緣地帶,期間應該還曾被城內的百姓與牲口“借住”過。

總之,破壞的十分徹底,也就大概還能看出一個規模來,但是想從遺址中找出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完全就是癡心妄想。

“怎麼樣?”

吳良其實也冇抱太大希望,在遺址中轉了一圈之後便來到巫女呼身邊低聲詢問。

“……”

巫女呼搖了搖頭,表示她胸口的瓊勾玉依舊毫無變化。

如此一來,這所謂的“徐福故居”自然也就冇有什麼價值了。

吳良立在原地沉吟片刻,忽然又看向試探著邴立:“對了,邴縣令,鬱洲山因田橫曾在島上盤踞,也曾叫做田橫島,據我所知,田橫是先秦齊國的貴族,徐福亦是先秦齊國的貴族,此二人之間應有故交吧?”

田橫與徐福是否有故交,這在史書中冇有任何記載。

但徐福生活在始皇在世的時候,倭國人則言明他回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大漢建立的時候,這中間的跨度很大。

而田橫則也生活在始皇在世的時候,死於大漢建立之後。

如此推算,兩者的確是同一時期的人。

另外。

朐縣是徐福的故鄉,也是先秦齊國的國土。

而田橫在劉邦統一天下之後,因不肯稱臣於漢,便帶著門客逃到了朐縣鬱洲山。

這其中的許多巧合,令他細想之下不由的產生了這樣的猜測,雖是突發奇想,但也並非毫無根據。

“吳太史說的不錯。”

邴立點頭說道,“秦朝時田徐兩家皆是朐縣的大家族,而田橫與徐福小時還是玩伴,隻不過後來徐福被始皇征召,再到徐福出海尋找長身不死藥,兩家似乎便極少再有往來了,可惜如今城內田府的故居早已不複存在,吳太史連個遺址都見不著了。”

見邴立如此說,吳良立刻有看向了一直陪在一邊的金漁、金衛父子,開口問道:“那麼田橫當初在鬱洲山上修煉的宅邸呢,可還在?”

“在。”

金漁與金衛對視了一眼,依舊由金漁接茬說道“田橫的宅邸附近還有幾百座無碑墳墓,聽說那裡麵埋的是得知田橫死訊之後,隨主人自儘而去的五百門客,不過那地方很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