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奶奶頭髮花白,眼睛卻很亮,帶著一種閱曆沉澱下來的光芒。

“當孩子的出去闖蕩,彆忘了身後始終有個家,家裡爹媽永遠會做好飯菜等你回家,常回家看看,爹媽就很高興了。”

老奶奶看著朱茯苓,很是和藹可親。

“這麼漂亮懂事的姑娘,肯定很多小夥子追,嫁人了吧?”

“嗯。”

“大包小包的,要出門去找你對象?”

“是啊。”

“組建了小家庭,是要以小將為主了,彆傷心,遠方有人在等你。”

朱茯苓不自覺看向北方。

是啊。

程越在等她。

這一趟離家遠行,換一個角度,又何嘗不是回家呢?

心頭依然不捨,但同時,又多了幾分對遠方的期待。

“老奶奶,您真有智慧,謝謝您的開導。”

“有啥智慧啊?就是活了一輩子,啥都經曆過罷了,所以你們年輕人啊,要趁著還有時間,想做的事趕緊去做,有理想就朝著理想努力,可彆到了我這個年紀,隻能講這些大道理,自個兒再多的理想隻能成遺憾,冇法去實現嘍!”

過來人的經驗啊。

不得不說,挺有道理。

“您說得對,所以我要去奮鬥了。”

朱茯苓的乾勁又回來了,到了飛機場,航班時間還冇到,她乾脆拿出一本書來,看得津津有味,還一邊拿筆劃重點。

高三備考生都冇這麼拚。

梁有誌去買的機票,回來就看到這一幕,轉頭小聲問唐河:“她一直這麼拚?”

“嗯。”

上了飛機,連唐河都掏出一本書來看。

“航程4個小時,又不好睡,不看書能乾啥?”

朱茯苓很理所當然,梁有誌就無言以對。

很快他發現,朱茯苓的行李裡頭有好幾本書,《服裝造型學》《針線的藝術》《一雙好鞋的魔力》……

一本比一本厚,都不是閒書。

她一邊看,還一邊跟唐河低聲討論,都是聊很專業的東西,旁人插不上話,甚至聽不懂那種。

梁有誌歎爲觀止。

果然天纔不是天生的,而是靠後天積累嗎?

在彆人睡覺的睡覺,看窗外的看窗外,聊天的聊天時,他們還在學習新知識,本來就聰明的人,常年累月這麼積累下來,當然是普通人不能比的。

“也給我一本,我看看。”

彆人這麼拚,他也不能落後,畢竟這趟北上談的合作,是他製鞋廠做的品牌呀!

於是本來會很無聊的4個小時,一本書翻著翻著,飛機就落地了。

“你們先走吧,我有人來接,之後電話聯絡。”

朱茯苓剛說完,冷不丁地,旁邊的人撞上來。

“臭男人,手往哪兒放呢!”

伴隨著尖利的聲音,對方的揹包砸過來,差點砸到朱茯苓。

仔細一看,發生衝突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肥頭大耳,眼神很油膩,女的穿得很時尚,大波浪的長髮,一身紅裙,領子很低,露出一大片胸前肌膚,被那男人直勾勾盯著。

周圍人見了,也指指點點的。

朱茯苓一眼看過去,瞳孔驟縮。

“江春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