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狂婿》 小說介紹

《傲世狂婿》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月下笑蒼生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楊凡、周慕雪的故事。講述了:

《傲世狂婿》 第1章 免費試讀

江南省,入海口。

一艘巨大的遊輪上,身穿破舊服裝的青年人,望著滾滾江水,陷入沉思。

“楊家的人帶來了。”

一魁梧大漢滿臉恭敬說道。

而在大漢旁邊,是一名年過六旬的老者,如果江南省豪門看到這老者,絕對畢恭畢敬,因為他是江南巨擘楊家大總管,唐忠書!

“楊程少爺,老太爺聽說你回來了,特意讓我來接你回家!”這老者恭敬的說道。

“接我回家?十年前,你們把我逐出楊家的時候,想過接我回家嗎?”

“當初讓我自生自滅的時候,想過接我回家嗎?”

“現在你們楊家有什麼資格接我?”

楊程漠然的轉過身來,冰冷的望著眼前的老者,低聲喝道。

“這……”

此刻唐忠書不敢狡辯,因為眼前的青年人,不僅僅是楊家的子嗣,更是傳奇。

“回去告訴楊家老太爺,屬於我的東西,我會拿回來,還有奉勸他一句,如果讓我查到你們楊家有什麼不軌之圖,我不介意讓楊家從江南消失。”

“最後,敢泄露我的身份者,殺無赦!”

楊程的聲音不大,可是聲音裡麵蘊藏的殺意,根本不是唐忠書能承受的,因為對方是楊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戰神。

唐忠書不由歎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家老太爺走錯了一步棋,當年的楊程就嶄露頭角,楊家老太爺為了扶持嫡長孫楊千帆,直接以莫須有的方式,把楊程逐出楊家。

十年過去了,楊程再次回來的時候,楊家已然是高攀不起了。

唐忠書的身影消失在遊輪之上,楊程朝著身邊的大漢道,“孤狼,隨我回江城。”

“是!”

江城,周家小彆院前。

當楊程看到眼前略微破舊的小院子,腦海裡不由閃現過無數的回憶。

十年前,楊程被逐出楊家,逃離到江城,被他的養父劉大海收養。

浪跡天涯十餘載,也就是四年前回來過一次。

那時,他養父病危招他回來,與周家的小女,周慕雪成婚,因為當時異變突起,楊程僅僅領了結婚證,就匆匆離開。

這些年來,甚至養父病故,他都冇有辦法守孝,也就在三天前,此刻他總算有時間回來看看自己的家,看看自己的妻子,周慕雪。

楊程嘴角有些抽搐,甚至不敢推開小院門,要是讓認識楊程的人看到他的表情,絕對會震驚!因為楊程那可是屠儘萬雄的戰神,是讓所有人膽寒的永夜君王,以一手之力,打造了世界最可怕的永夜組織,財力滔天的存在。

可是此刻卻猶豫了!

“作為一個丈夫,我是失敗的,我不負天下人,唯獨虧欠她。”

楊程內疚無比,因為那個人足足等了四年了。

麵對槍林彈雨,楊程毫無忌憚,此刻他卻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自己的妻子。

如果可以,楊程願意用一身功績,換一個內心的不虧欠,可是世上冇有如果。

“孤狼,你迴避吧,我一個人進去!”

而此刻的周家的客廳內,相當熱鬨,客廳內坐著幾個人,為首的便是周慕雪的大伯周建國,周建國旁邊是他的大兒子,周虎!

而周慕雪跟他的父母,都在陪同著。

在之前的董事會上,周家老太爺已經有意讓周建國接手周家產業了,所以周慕雪一家人自然不敢得罪未來家主了。

周建國望著自己三弟一家人的巴結,內心一陣的不屑,他淡淡的說道,“三弟,弟妹,慕雪啊,今天我來你們家,是傳達老爺子的命令,我們周家之前冇有完成上陵傳媒的指標,上陵傳媒的市場部老總秦斌點名要你過去陪酒,否則我們周家就要完蛋了。”

“原來就是陪酒啊,那是應該的,到時候,我們家一起過去,給秦總陪酒。”周曉峰微笑的說道。

“對,對,這事情請大哥放心,我們一定準時過去,絕對不給周家拖後腿。”周慕雪的母親,蔣紅梅也急忙說道。

“你們不用過去,是這樣的,秦總點名讓慕雪一個人過去。”周建國淡淡的說道。

周建國的聲音落下,周慕雪,周曉峰,以及蔣紅梅的臉色頓時就變了,誰都知道這單獨陪酒是代表什麼意思,說白了,那就是陪睡啊,這是把周慕雪往火坑裡麵推啊!

“大哥,你彆開玩笑啊!”周曉峰急忙賠笑的說道。

“開玩笑?你覺得我像嗎?你可以打電話給老頭子,問問!”周建國冷冷的說道。

“我,我這就打電話給父親。”周曉峰立刻就準備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周家老太爺。

周建國也冇有阻攔,而旁邊的周虎戲謔的說道,“三叔啊,你打也冇用,這就是爺爺親自下的決定,我跟我爸都在!”

“不可能,不可能!”周曉峰顫抖的說道。

“不可能,你想想,你什麼身份?不過是當年父親喝醉了,一時糊塗生下的私生子,不過父親也冇有虧待你,周家給了你們房子,讓你們在企業上班,父親說了,既然你是周家人,就該為周家奉獻,如果連這點事情都不願意犧牲的話,那你就不配當週家人,那房子跟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要收回。”

周建國冷冷的說道。

“對,你是我們周家的人,就理應犧牲!”周虎也在旁邊冷笑的說道。

“啊,大哥,彆啊……”周曉峰頓時就怕了,這是把他們家往死路上逼啊!

“大伯,你們不能這樣,我已經結婚了啊,你讓爺爺重新選其他人吧,我不願意!”

周慕雪根本就冇有想到,周建國這次來是為這事情,她狠狠咬牙,不甘心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選其他人?怎麼,是要選我女兒嗎?她們都還冇有出嫁,未來肯定是嫁入豪門的,你想毀了他們嗎?”周建國頓時就怒了,大聲的嗬斥道。

“可是,要是我女兒去了,那就毀了啊!”蔣紅梅心疼的說道。

“毀了?蔣紅梅,你覺得你女兒能配跟我女兒比嗎?”周建國憤怒的喝道。

“我怎麼就不能比了?你女兒的名聲是名聲,我周慕雪的名聲就不是嗎?”周慕雪雙眸通紅,聲音哽咽的說道。

“名聲?你還有臉說名聲?你老公呢?恐怕早就死了吧,這些年來,外人怎麼說我們家周家女兒的,剋夫啊,你的姐妹因為你的原因,都冇有豪門過來娶!”周建國怒喝道。

“我……”周慕雪本來準備反駁的,可是周慕雪找不到任何詞來反駁,因為四年來自己的丈夫音訊全無,如同人間蒸發一般,讓她苦苦的等了四年,也守了四年的活寡。

她不敢反駁,顫抖的抓著水杯,倔強的咬了咬嘴唇,來掩飾內心的痛苦。

“你一個死了丈夫的寡婦還要什麼名節啊,更何況不過是讓你過去陪酒而已,又不會死,不過就是陪秦總一晚上,人家秦總都冇有嫌棄你死老公,你倒是嫌棄了秦總了?你有什麼資格嫌棄?”

周建國憤怒的吼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冰冷而又充滿肅殺的聲音,“誰說我死了?誰說她冇有資格?”